•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从红楼开始拯救名著
听书 - 从红楼开始拯救名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百四十三章 抢猪哥的老婆,机伯的算计

黑色尼古丁 / 2021-09-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第三百四十三章抢猪哥的老婆,机伯的算计

黄杉少女闻言一愣,她平日很少出门,能知道她闺名的人也没有多少,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黄杉少女面露惊色,脸上充满了疑惑,不解的问道:“公子是从何处得知小女子的闺名?公子又是何人?”

吕布大笑一声,道:“在下对月英你可是神往已久了,知道你的名字并不是什么难事,久闻月英你拥有经天纬地之才,擅长各种奇技巧,你说,对于你这样的世间奇女子,我会轻易放过吗?”

黄月英微微一愣,没想到居然有人如此了解她,遂苦笑一声。

“公子过奖了,不知公子到底是何人。”

吕布笑道:“素闻月英你聪慧过人,你不妨猜猜看,猜对有奖哦。”

黄月英的目光在吕布身后的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当望到许褚时,身上那冷冽的杀气以及那宛如天神下凡般的身躯,便知道此人绝对是一员虎将。

随后,黄月英的目光又扫向众人身下的战马,随即苦笑一声,对着吕布盈盈一礼。

“小女子见过温侯!”

此时,吕布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在脸上,轮到吕布有些费解了,这也太神了吧,这到底是怎么猜出来的。

仿佛知道吕布在想些什么,紧接着,黄月英便不急不缓的说道:“公子的这些护卫,站位极有章法,互结犄角,彼此相援,似有似无的透露着几分军阵的味道。”

“从这些护卫身上散发着似有似无的杀气,来看,这些人皆是身经百战的精锐。”

“公子麾下的这些战马体格高大,四肢坚实有力,体质粗糙结实,头大额宽,胸廓深长,被毛浓..密,毛色复杂。这是典型的北方战马,在这个时候,能在此地出现这么多的北方战马,公子来自哪里还用说吗?”

“公子身后那位壮士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无名之辈,此地距樊城不远,而公子身边又跟随着这等虎将,再加上如此霸道的行事风格,除了在长安搅风搅雨,肆无忌惮的那位温侯,还能有何人?”

如今,知道了吕布的身份,以吕布那欺男霸女的传闻,黄月英反而平静了下来,知道自己是肯定走不了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

闻言吕布微微一愣,连他都这个骑兵大佬对马匹什么的都不太了解,在他的眼中,马都是四条腿的,看起来都差不多,而眼前的这个少女居然对此一清二楚,如数家珍

吕布大笑一声:“果然名不虚传,月英还真是博学多才,聪慧过人,你这个夫人我是要定了,走吧,随你夫君回府,待拿下襄阳之日,我便亲自登门提亲。”

闻言,黄月英眉头便皱了起来,轻声道:“温侯此等强抢民女的行为,难道就不怕遭道天下人耻笑?”

吕布用马鞭轻轻挑起她的下巴,眯着眼睛盯着黄月英的小脸,意味深长的说道:“本将抢的还少?也不在乎再多那么一两个了,再者,月英你是聪明人,根本不需要本将抢,你会心甘情愿的嫁给本将的,你说是吗?”

说罢,吕布调转马头,朝着樊城的方向缓缓而行。

黄月英轻叹一声,也不需要吕布麾下的亲卫动手,自己主动带着丫鬟小眉缓缓的跟了上去。

她明白吕布的意思,如今之势,刘表覆灭已成定局,在这荆襄之地,他吕布想要什么,根本就没人能拒绝的了他。

她虽然很聪明,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所谓的聪明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场。

如果她黄家敢拒绝吕布的提亲,她相信待吕布拿下荆襄九郡之时,吕布也敢随便找个借口将她黄家从荆襄之地抹去。

届时,抄家所得可用作军需,黄家所留下的产业全部低价贱卖给荆襄其他世家。

如此,不仅得到了实际的好处,更能拉拢一批荆襄世家为己所用,这种一举两得的事情,吕布没有理由下不了手。

此时,吕布正是需要荆襄世家支持之时,黄月英敢肯定,待攻破襄阳之后,吕布绝对会找借口清洗掉一批不太听话的家族,然后拿他们所留下来的东西去拉拢扶植一批听话的世家。

她相信,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她,恐怕就连她的父亲黄承彦,也无法拒绝吕布所提出的要求。

……

樊城,地牢内,蔡中披头散发的躺在牢房内那脏乱不堪的草席上,微微起伏的胸膛证明着他还活着。

此时的蔡中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哪还有一丝武将的样子。

他无时无刻不处在担惊受怕之中,生怕哪一天一觉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时,一阵开锁的声音传来,蔡中蜷缩在一起的身体微微一颤。

“赶紧起来,吃饭了,吃完好上路。”

一位狱卒踢了蔡中两脚之后便把酒菜放在了地上,转身便准备离去。

闻言,蔡中心中一凉,难道自己的死期到了?

蔡中赶忙爬了起来,扯住狱卒的衣衫,急声道:“你刚刚说什么?什么上路?谁上路,我是襄阳蔡家的人,我要见吕布。”

狱卒一脚把憔悴不堪的蔡中踹到在地,狠狠的在他的脸上吐了口吐沫,不屑的道:“你以为你是谁?温侯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还什么襄阳蔡家的人,我呸,你就是皇帝老子,想见我们温侯,也得看我们温侯有没有心情见你。”

“实话告诉你吧,温侯决定明日便拿你的脑袋祭旗,然后一举攻入襄阳,砍了刘表那个老东西。”

说罢,狱卒也不再搭理蔡中,转身便往牢房外走去。

“我要见吕布……”

“带我去见吕布……”

“带我去见温侯,我有话要说……”

听到吕布要拿他祭旗,蔡中这草包沉不住气了,他真的不想死,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着。

可惜,并没有人搭理他,蔡中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了半天过后,面色苍白的缓缓的跪在了地上。

这时,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在蔡中的耳旁响起。

“你真的想见温侯?”

蔡中缓缓的抬起头,只见面前站着一个文士,这个文士看起来有些面熟。

待蔡中看清楚来人的面容之后,心中顿时大喜,连忙爬到这个文士的脚下。

“机伯救我,我还不想死,我要见温侯。”

没错,来人正是伊籍,伊籍笑着把蔡中扶了起来。

“蔡将军无需如此,怎么说你我也曾共事一场,在下怎会见死不救?”

蔡中激动的抓住伊籍的胳膊,道:“只要机伯能助我脱困,将来我蔡家绝对不会亏待先生。”

伊籍伸手示意,两人找了一块合适的地方坐了下来。

待蔡中平静下来之后,伊籍缓缓的说道:“蔡将军可知温侯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想要杀了将军?”

蔡中也感到有些不解,他蔡中虽说是荆襄蔡家的人,但严格来说,他也不过就是蔡家的一个小角色而已,杀了他完全没什么用啊。

蔡中疑惑的问道:“难不成这其中有什么原因?”

伊籍警惕的朝着四周望了望,随后在蔡中的耳旁轻声道:“不仅仅是你,这次恐怕你们蔡家真的要完了。”

蔡中心头一跳,连忙急声,道:“机伯此言何意?”

蔡中疑惑的看了伊籍一眼:“机伯此言当真?如果真如机伯所言,那机伯又为何来到此处。”

伊籍意有所指的说道:“不管籍所言是真是假,现如今,北至南阳,南到樊城,整个汉水以北之地皆落入了我主之手。”

“蔡将军以为,眼下的刘表还能坚持多久?即便你蔡家愿意给刘表陪葬,难道襄阳的其他世家也会如你蔡家这般?”

顿了顿,伊籍接着说道:“籍之所以会出现在这,是因为我主讨厌别人讨价还价,未来的荆州牧是谁,是由我主说了算,而不是他们想让谁上,就谁上。”

“我主想杀谁,就杀谁,想灭哪家就灭哪家,还轮不到他们指手画脚。”

“当然,如果实在没有其他办法,我主或许也会接受他们的条件也说不定。蔡将军,你可要好好想清楚,是生是死,可就在你的一念之间了。”

蔡中虽然是草包,但是并不傻,他自然知道,即便他蔡家不支持吕布,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肯定也会有其他世家倒戈投入吕布的怀抱。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死啊,他敢肯定,如果他的回答让吕布不满意,吕布真会拿他去祭旗。

蔡中苦笑一声:“先生,不是我不愿意归顺温侯,只不过我只是蔡家的旁支,在蔡家,根本轮不到我说话啊。”

伊籍意味深长的说道:“蔡瑁将军也在我主的手上,待我主入主荆州之后,一切还不是都由我主说了算,比如说,谁会是未来的荆州牧啊,又或者说,以后某个世家的家中,该让谁来做主啊之类的。”

蔡中听的心头一跳,内心深处,一个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念头慢慢的浮了上来。

蔡中强压下内心的激动之情,双手抱拳道:“罪将愿为温侯效死,还望先生帮忙引荐。”

伊籍笑道:“蔡将军有此心便好,只是,如今那刘琦有‘卧龙’相助,你们蔡家能斗得过他吗?”

蔡中谄笑道:“请温侯放心,罪将知道该怎么做。”

……

襄阳,州牧府后院。

“夫人,蔡中将军求见。”

“什么,蔡中回来了?”

闻言,蔡夫人匆匆忙忙的屋内走了出来,只见蔡中早已在厅中等候。

“姐姐!”

劫后余生的蔡中轻轻的呼唤了一句。

蔡夫人缓缓的迎了上来,轻声道:“没事就好,蔡瑁呢?他没跟你一起回来?”

“兄长他……”

见蔡中面露难色,蔡夫人急忙问道:“他怎么了。。你快说啊,是不是……是不是他已经……”

蔡瑁可是如今的蔡家之主,如果蔡瑁出了什么事,对于蔡家来说,可就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蔡中连忙道:“姐姐不用着急,兄长他暂时无事,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恐怕兄长时日不多了。”

紧接着,蔡中就把伊籍拿来忽悠他的那些话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

蔡夫人面露惊色:“什么?你说刘琦居然勾结吕布,准备引吕布大军入主荆州?”

蔡中脸上闪过一丝异色,道:“没错,不仅如此,他还让吕布那厮奏请天子,让天子册封他为荆州牧,并且帮助他除掉我们蔡家。”

“也辛亏我急中生智,告诉吕布刘琦说的话不可信,襄阳是我蔡家说了算,

他刘琦能给的,我蔡家一样能给,他刘琦给不了的,我蔡家也能给,这才稳住了吕布。”

“不然的话,此时我和兄长二人早就因为刘琦这狗贼被吕布拿来祭旗了。”

蔡夫人秀眉一宁,咬牙道:“好个刘琦,为了州牧的位子居然如此不择手段。”

....

蔡中连忙附和道:“姐,如今兄长不在,蔡家就全靠你了,这个刘琦绝对不能留。”

顿了顿,蔡中低声道:“还有,姐,既然连刘表的儿子都可以勾结吕布,我们是不是也……”

闻言,蔡夫人脸色一怒,喝道:“蔡中,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想要我蔡家背叛刘表?”

蔡中缓缓的说道:“姐,如今的形势已经很明显,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刘表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了,更何况,刘表已经老迈,谁知道还能活多久,即便我蔡家对他不离不弃,可是襄阳的其他世家也会如此吗?”

蔡夫人一时间有些难以抉择,虽说她是为了蔡家的利益才嫁与刘表,与刘表之间并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

可是不管怎么说,只有刘表在,她才是身份尊贵的州牧夫人,如果刘表不在了,那她将如何自处。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蔡夫人轻叹一声:“你先下去吧,容我好好考虑一下。”。

蔡中虽然没什么能力,但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很清楚,只有得到整个蔡家的支持,他对于吕布来说才有利用价值。

没有蔡家的话,在吕布眼中,他蔡中什么也不是。

听伊籍的语气,只要把事情办的漂亮点,有可能将来他蔡中就有机会成为蔡家的家主。

如果再表现的听话一点的话,说不定吕布一高兴,就会让他来做这荆州的州牧,到那时,岂不美滋滋?

见蔡夫人并没有当场答应,蔡中不禁感到有些不快,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随后,眼珠一转。

“姐姐,不管你如何选择,那个刘琦是肯定不能留的,不然的话,对我蔡家来说,绝对是一个灾难。”

蔡夫人揉了揉额头,轻声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待蔡中退下之后,蔡夫人招了招手,只见一个婢女匆匆的赶了过来。

“大公子今日又来府中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