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荒蛮神

  • 发布时间:2020-08-30 13:26:39
  • 编辑:时空
  • 来源:时空书城
  • 小说作者:更俗
  • 状态:连载中

简介:涂山纵横万里,高达万丈,封住西荒与云洲通道;涂山以西,是蛮荒部族与无数蛮荒异兽生存的西荒绝域……

免费试读

精彩起始篇:乳白色的雾团在天地之间翻腾,绵亘一直的蟒牙岭绵亘在苍茫的荒本之上,隐若雾团之间,犹如青色长龙。    便在苍茫的薄雾之间,一个少年,背着藤编的小药篓,手抓住从崖石吊挂来的树藤,在嶙峋锋利的山石上寻找不妨降脚的中断,全力往山岭攀登。    那少年身穿兽衣,腰间用草绳扎紧,混乱的头发下有一弛秀美的脸,瞅上去纤细,展现来的膀子却肌肉丰富,上头有好几道被树藤跟嶙峋山石割破的血口儿。    天没亮便从寨子出来,爬了大半天,到半山腰便筋疲力尽,少年找到一处不妨避风的石窝子,瞅着里面不像是什么凶禽猛兽的巢穴,便将药篓子从反面脱掉来,人钻进去栖息。    半山腰的湿气特殊沉,石窝子里的四壁都渗透露水,地上一片湿滑。少年找了一齐石板垫屁股下而坐,伸手到药篓里,在一起采摘的药草里,翻出一齐昨夜方才薰烤熟的兽肉,撕下小块啃着吃。    兽肉吃完,少年手在兽衣上揩了二下,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籍。    不多的二十多弛帛页,也不领会经过几人的手,边角都摸烂,帛书籍上的笔迹、图案变得朦胧不清,少年却留神翼翼的捧在手里,读得津津乐道    “涂山,西荒诸岭之首,悬崖万仞,岭谷多松桐藤葛,嶙峋怪石,有兽其状如羊而马尾,其脂可治裂伤……”    这薄薄二十来页帛书籍,方才到陈寻的手里时,封面上还有朦胧“西荒”二字,后来笔迹便磨得只剩下淡淡的灰白陈迹。    陈寻也不领会把帛书籍瞅过几遍,差不多每一个字,每一副画都熟记在内心,然而是稍有空暇,他城市忍不住将这卷帛书籍翻出来瞅一遍,想从中掘掘这个世界更多的神秘。    不过这二十来页的帛书籍,总合也不到三四千字,又能让陈寻从中掘掘几神秘?    石窝子外,绵亘一直的蟒牙岭连亘百里长,还不过涂山北岭的一支余脉。    西荒经写涂山主脉连亘有万里,然而即是这连亘万里的涂山,还不过西荒绝域的一角,而域广十数万里的西荒,更不过无尽云荒陆地的九域之一……    这方天地毕竟有多广袤,是三年多来困在蟒牙岭的陈寻所难以设想。    西荒到处都是凶禽猛兽,惟有在部族四周才稍微宁靖些。    陈寻三年多来,都不本领走出周围百里之地,更不要说去探求表面的天地毕竟有多广袤了。    陈寻长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到石窝子的边际,眺望遥远滚滚翻涌的雾海,眺望在雾海中若隐若现、犹如山岭,犹如锋利蟒牙曲折,杳无尽头。    叫这云气气候一激,陈寻郁结的心神稍宽大些,他矮身将药篓子背起来,想着持续上路。    虽说此地离山麓村寨然而二三十里,然而入夜之后的恶毒,是谁都预见不到的。假如不行赶在午时爬上前方那道山岭,陈寻便只能提前下山了。    陈寻将药篓子底下挂出来的草绳绑腰上,将药篓子稳稳的绑好,方才沿着山崖爬出去不远,东方天涯便有大片的黑云会合。    雾海未散,黑云又来,睹惯西荒变革诡异的气象,陈寻附在崖石上,警告的瞅着天涯云气的变革。    山风渐大,在嶙峋的崖壁间狂呼怒啸。    岭谷里的草木犹如波浪震动,多数枯枝烂叶卷起,漫天到处的飞卷。    滚滚的雾海很快被暴风包括一空,黑云遮得天地昏暗,模糊的能听见巨兽的凄烈嘶吼,宏大的弧形电蛇挨在遥远的山岭上,雨幕从远及近,敏捷而来。    陈寻本领敏捷的爬回石窝子,瞅着石窝子外很快便挂出像水帘子似的雨幕,心想便算大雨姑且便停下来,崖石也湿滑一片,即日便不要想爬上山岭去摘黑铃子草了。    石窝子有些内斜,雨水挨进入,很快积出一洼水,陈寻找了个高处,依壁而坐,将防身的一支短柄木矛横在膝前,预防有什么野兽也钻到这石窝子里来避雨。    雨势一直,陈寻便被困在石窝子里出不去,闲下来,也只能回顾这三年来爆发他身上的诡异变更    三年前在地球,他不过一个方才从医学院毕业的青年弟子,毕业后摆脱书院,离正式到签下处事协议的病院报道,还有二个月的宁静时光,他便背上行装,戴着方才与爱人分别的郁苦,径自走上前往青躲高本之巅的路径。    在从拉萨到江孜的路上,路过传闻中的须弥山大雪峰,山麓下阳光彩煌、晴空万里,雪峰之巅忽然间云气汹汹,荡起层层荡漾。    天涯的云气飞旋,很快产生几乎能将所有须弥山雪峰吞进去的宏大气旋,雷电撕裂天空,银蛇乱舞,在电闪雷鸣之中,一起黑压压的风柱从气旋核心释出,吹得天地间石飞树折。    他不领会晴空万里的须弥山大雪峰,何以会忽然犹如许残暴的龙卷风,他不来得及遁走,便被卷到玄色风柱核心,被宏大的吸力拉扯到半空。    风柱的顶端不是云气朦胧的虚空,而是一个暗幽黑沉的洞眼,黑沉沉,瞅不到一点光,四周的光彩也激烈的歪曲变形。    暗淡洞口在虚空中方才天生时还不大,惟有农村里偶尔能睹的石磨盘那般大小,却有无穷的吸力,将多数被风柱卷上来的大树巨石,以及远近羚羊、牦牛等十脚大概生大概死之物,薄情侵吞。    陈寻眨眼间被吸卷到虚空洞眼边际,一弛额头长有青色巨角的残暴巨脸,忽然从洞眼里探出来,青面獠牙、血盆大口,三只血色巨眼,额头正中的那只巨眼射着黑幽幽的光彩,鼻腔喷出的气息尽是火山琉璜的气息。    乍睹六臂巨魔,陈寻差点便吓得心惊胆战。    待巨魔半个身子从褊狭的空间洞口反抗而出,陈寻才瞅领会它身上六条胳膊有四条齐肘斩断,身上天才玄色鳞甲,幽沉无光,大片剥降,展现多数大概深大概浅的创口,流出滋滋冒烟的青色血液。    说来也怪僻,巨魔身上只要有一滴血液滴下来,四周的空间便天生多数枝形电蛇雷光打来,刹时叫滴降的血液消弥无形,犹如中断所有一点异界之物熏染地球。    天地间还酝酿着更宏大的雷霆之力,到处都闪烁着蓝幽幽的电弧光,巨魔犹如也因此不敢从虚空洞眼爬出来。    巨魔瞅睹浮在洞眼边际的陈寻,弛嘴便问这是何方天域?    巨魔声若雷霆,陈寻立即便被震昏往日,大概也不妨说是吓昏往日。    再醒过来,陈寻便裸体条条的躺在蟒牙岭的幽谷里。    多数道紫色的柱形闪电从虚空狂轰下来,比荒本所有一刻光临的雷电,都要冷酷百倍、千倍、万倍,然而坐在他身前的六臂巨魔,身后犹如有一起无形的巨幕撑起,将携天地之威的多数雷电都挡在表面,不行抨击分毫。    遥远的山岭陡峭万丈,然而稍沾紫色闪电,便山崩地裂。    一座座奇峻无穷的山岭,便在陈寻暂时,纷繁的化作齑粉。    天地昏晦,在电闪雷鸣之中,陈寻瞅领会六臂巨魔比在地球现身时还要宏大,坐着便脚有三四十米高,像一座石山坐在他的跟前;额头上的那根青色巨角也断了半截,有渗透青玄色的液体渗透来。    每一滴青色液体,降在地上,便滋滋有声的沉沦出一口深不睹底的洞眼,土石皆化,吓得陈寻四脚并用的爬走。    陈寻早便吓得手脚发软。    无形巨幕之外,从虚空释出的紫色闪电无从排放,挨得远近山岭到处都山崩地裂。    山岭间多数身形奇大的猛兽凶禽丧命雷电之下。    以至还有一头龙形生物,裂地而出,然而飞到半空,满血血肉便叫满天雷电劈为灰烬,直剩一具宏大死尸坠降山谷。    他遁又能遁到何处去?    龙形生物?    陈寻手脚软瘫,这毕竟是什么世界?    六臂巨魔本先在额头中央、青角之下,还有一只能射出黑幽光彩的巨眼,这时间不再表露;另二只便像血色幽潭的巨眼往陈寻瞅过来,幽幽而道    “道虚老儿掰走本帝的魔角,横渡无尽虚空过来还要养虎遗患,这时间却只能矮廉你这只蝼蚁,本帝不甘啊……”    道虚?    魔角?    本帝?    无尽虚空?    养虎遗患?    尔这只蝼蚁?    陈寻脑筋里一片紊乱,身子也难转化半分,眼睁睁的瞅着六臂巨魔撕开它本人的胸口撕开,将那颗比马还要大、在挨雷普遍跳动的鲜红心脏摘出来,拿起来手里。    那颗宏大的心脏悬浮在半空,赶快的缩小,最后在诡异的光彩中凝成一小滴金色血,犹如泪滴,降在陈寻的胸口上。    金色血,犹如最炽热的火,降在陈寻的胸口上便滋滋冒烟,下一刻便以最快的速度,从汗毛孔往陈寻的身材里浸透,便像融化的金属热流,钻到陈寻的心脏中。    犹如被多数的金属痛刺狠扎,又犹如是放在最炽热的烈火中烧灼,一剔筋蚀骨的剧痛,叫陈寻浑身的筋骨皮肉不受控制歪曲抽搐。    而金色血滴里似还躲着无穷尽的抵抗狂吼、咆哮,在一的轰打陈寻薄弱的精神,叫陈寻痛不欲生,    陈寻恨不行死往日,然而意识却又偶尔的醒悟,犹如六臂巨魔即是要他好好“享受”剔筋蚀骨以及精神尖啸所戴来的极致痛楚。    他眼睁睁的瞅着那金色泪滴实脚的渗进他的心脏,最后只在他的胸口只留住巴掌大的一处烧灼创痕。    “去……”    六臂巨魔“咄”的一声,陈寻迅即被弹出数万米之外,降在一处左右都望不到头的悬崖之上。    与此共时,那将多数道紫色闪电都挡住的无形巨幕,犹如水晶瓶似的在刹时间割,那些携天地之威的宏大闪电一下子都找到排放的正主,都从外围山岭聚集过来,所有挨到六臂巨魔的魔躯之上。    也不领会过了几时间,雷电黑云最后渐渐消逝,晴空万里无云,只留住多数山岭被轰成齑粉的一地错落,诉说前一刻天威的残暴。    六臂巨魔瞅似丝毫无损的躺在山谷之中,不过变得难以设想的宏大,身躯头脚展开,脚有四五百米长,躺着犹如一座横卧的山岭,长久都一动不动。    陈寻这才决定,六臂巨魔在雷电的轰打下,已经死得实脚,残余的鳞甲便像是生锈的铁质花掰,一片片的剥降落来。    巨魔像山岳普遍的躯体上,血肉也很快的萎缩、剥离,降地即化成缕缕清烟,最后展现玉石普遍的皎洁骨架,以及体内黑金色的肺、胃、肝、脾等脏器,先前便摘走的心脏,则空出诺大的缺口。    一阵风吹来,巨魔像玉石普遍的皎洁骨骼,黑金普遍的幽沉脏器,都在眨眼间的本领里,像体验万年的石山普遍,风化成细到不行再细的粉末,被风吹散,结果便剩下一些闪烁五彩光彩的宝石珠子散降在山谷里……    便在陈寻认为十脚都消停的时间,万里无云的晴空又像湖面普遍荡出无尽荡漾,跟陈寻在大须弥山雪峰脚下遇到的情况普遍,虚空又无中生有的荡出无穷云气,产生多数莲花瓣状的气旋,有着说不出的无尽平静跟郑沉。    然而,这次不龙卷风展示。    在绝岭山巅之上的虚空,在莲瓣气旋的核心,展现一个镜面似的敞亮洞口,从中展现一个巍峨的身影,犹如无尽虚空探身出来瞅这方世界。    无尽神识转瞬间揩过百万绝域雄岭,也揩过陈寻瞅似微末存留的身材。    陈寻便感触身材让水波样的物品悄悄的震动了一下,便睹那从无尽虚空探身出来、身具无上天威的巍峨身影,结果将眼光锁在六臂巨魔风化的山谷。    这天神巍峨普遍的身影,即是巨魔嘴里所说、横渡无尽虚空也要将巨魔养虎遗患的道虚老儿?    陈寻强抑住往巍峨身影顶礼跪拜的冲动,朦胧间能听到那巍峨身影在空中喃喃自语十万年建练,便练成一只角跟这百粒骨丹,也难怪这般无用。    之后,虚空镜面便倏的消逝,除了在山岭间滑动而不露其形的雷声外,便像什么工作不爆发过。    陈寻在荒山绝岭里摸爬滚挨,跋山涉水走了二个多月,都没能走出大山,结果还遇到十几个身穿兽皮、进山挨猎的蛮人,才领会本人已经身不在地球。    陈寻跟十几个蛮人出了山,便在蟒牙岭北坡这个叫黑蟒的部降里住了下来,一住即是在三年。

精彩点评

地球少年持魔尊传承光临异界,任蛮为亲,以神为骨,吞九幽噬阴阳,武霸荒凉!建圣武,锻神体,上斩诸神屠万佛,逆掌万界尔为皇!

  • 作者:更俗
  • 类型:
  • 状态:连载中

简介:涂山纵横万里,高达万丈,封住西荒与云洲通道;涂山以西,是蛮荒部族与无数蛮荒异兽生存的西荒绝域……

上一篇: 重生之盾御苍穹
下一篇: 农门长姐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