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色后宫太妖娆

  • 发布时间:2020-08-18 13:17:58
  • 编辑:时空
  • 来源:时空书城
  • 小说作者:桑家静
  • 状态:连载中

本书简介:穿越成为史上第一鬼畜攻的暴君身份,靳长恭表示蛋痛,当然如果这暴君有蛋的话——想她白白坐拥三千男后宫,住着暴君打造的精美奢华宫殿,享受着里面囚禁着无数妖娆美少年——但——绯色的缱绻抵死缠绵她是没有瞧着接锺上幕的却是腹黑美男与伪雄性暴君尼玛刺杀与重口调教?旧情人太上皇权场情变后的相爱相杀琵琶别抱?传闻中太上皇外遇对象竟是个上天赐予金手指的白莲花女主,作为一个被女主无敌主角光芒下被秒掉的女配,还得接受她时不时来坑姐炸桥撬墙角?所谓攘外必先安内,靳长恭目标一:没有蛀虫!她欲使出三六计兼七十二变,从全国各处俘了一群才富五车才高八斗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美男”替她当苦力冶理国家!目标二:没有清水。虽强男遍地,贤夫难求啊!一个、二个、三个……桃花朵朵虽扎堆地朝她涌过来,然乱世繁殇,痞性傲娇二货混杂太多,扛谁上?吃肉与不吃肉,跟你们扯不清!楚狂天下,天下谁人不识君,靳国永乐帝一手祸国殃民,一手拯救危国,孰人能辨她是非?靳国有暴君出没,群臣们,当心了!片段一:当一直用冰冷视线俯视她,如俯站在云端的他褪下一身华贵暗花纹饰的朝服,再看那肤若凝脂,白壁无暇的身子缓缓跪身匍匐在她的脚下。靳长恭神色莫辨,并无任何欣喜。“陛下,臣愿意以已身换取那黎城数十万百姓的性命,望陛下收回成命。”她抿起双唇,眼中鄙夷:“呵……凭什么?”他闻言错愕不已,这时一直偷窥的几位终于按奈不住了。“陛下,一个不行,咱就一群吧!”靳长恭语录:远离渣男,珍爱生命!

免费试读

精彩起始篇:

靳长恭感触她的脑筋确定被驴踩了一脚,肿涨得厉害,生生布满着不属于她的回顾。    稍缓些时间,感触头痛好些了,身上却有一双手破坏,闭于她左右里外而求索摸得那叫个深刻睹底,几乎便像要剥下她一层皮方肯截止。    靳长恭嘴角一抽搐,突然一把抓住那双“贼手”,戴着三分不耐与二分迷惑地吼道:“你毕竟在摸什么啊?莫非姑且还流利奸尸了不可?!”    “啊!”从天而降被抓住,那人惨叫一声,骇得蹒跚倒地,双手撑着停滞了好几步。    靳长恭从冰冷的地面爬起,抬眸瞅了一下四周,枯树阴霾,黑黑暗淡的昏鸦怪啼一声已近暮色,透过淡薄雾意杏枝,遥睹天空一片红霞绯动,似血红滚滚惹得到处尸身红光一片,这片残留的景物让人毛骨悚然。    这一地的尸体是她杀的吧?心脏一痉挛,举起双手一瞅,鲜血斑斑。靳长恭即刻有些不适地揉了揉阵痛的太阳穴,决定姑且仍旧先处置暂时的工作。    注沉起暂时,长像稚幼瘦弱的幼童,面黄肌瘦必然而十岁,身穿粗葛平民,膝盖与手肘挨了几个补丁,乍一眼便跟个流民差不多。    “你……你何如没死……”幼童眼珠子瞪得大大的,惊奇大概地问道。    是啊,靳长恭也问本人,她不是该当死了吗?想着她正与技奥威信的体验熏陶他们,一齐计划着一件商往年份掘掘的怪僻物体简直用途时,不料山体塌荒,于是他们这支摸索队便如许被活埋在地底了。    莫非她没死……嗯?!然而脑中那多出来的那一局部回顾,却靳长恭领会领会,她是复活在了一个反常暴君身上……    “狗儿,官兵们来催了,你赶快过来?”这时,不遥远传来一声明朗的夫君呼唤。    幼童一听缩了缩脖子,有些胆怯地觑了觑笑睨着他的靳长恭:“尔……”    靳长恭收回视线,欲发迹却凑巧扯到背脊的伤口,即刻痛得呲牙咧嘴,矮咒不已:这个笨货!临死了,还想将所有皇城屠尽来替她伴葬,你说你丫的一支所向披靡的部队不必,本人跑去屠。    结果,却孤独单地死在了这片段肢残骸之中,连个收尸的人也不。    得不到狗儿的回应,那名夫君急步赶了过来,一眼便瞅睹一身血洗染红的靳长恭单膝微曲设想要站起来,心一颤,几步上前抱住幼童,强忍着畏缩平静道:“你何如没死?混在死人堆地干什么,你……别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这片地区是博门处置那些逐日被永乐帝杀掉的尸身,何如会有普遍人民?    “咱们天然是背尸工,是官爷们请来的。”那夫君左右挨理了靳长恭一番,有些猜不透她的身份。    刻意,靳长恭黑暗翻了个白眼,这永乐帝杀人都杀出一种工作了,博门还让官府邀请一批人民来替她搬运那些散降到处的尸身。    “丰家伯仲赶快走了,官爷们说要放火烧尸身了。”火线站了一群人,他们摇发端使劲呐叫着,    “哎,来啦!”丰后代昂首应了声,而后预备戴着小狗儿摆脱,然而却感触暂时红影一闪,那浑身是血的靳长恭已经动手抓住了那名年少夫君的手,笑得灿若桃花。    “帮个忙让尔姑且跟着你们,爷回顾赏你个一生衣食无忧,不然尔便去告发你们摸死人的钱。”    啊?!丰后代伯仲俩闻言,直接脸色惨白一片。    跟着丰后代伯仲俩混在那群背尸工中,骤时她那身高贵的衣袍早已脱下,剥了件尸身还不冷透的粗平民服换上,衣袖绕了圈,俯首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们。    而丰后代伯仲受到靳长恭的威胁亦不敢生弛,一齐沿着那狭长的甬道出去,二边站着二排铁甲官兵。    “第一下!”在他们数十名背尸工纵然告别时,却被一排禁卫军拦住了。    瞅来铁骑踩来的庄重男子,二排铁甲官兵脸色一紧,登时跪地:“都尉!”    “陛下丧失了,太上皇令所有皇城封锁,这些背尸工是第一批交战事发地的,理想锁进斗兽场去,待将领稍后去问讯。”枣红赶快的都尉的声音透着寒意,喝声吩咐道。    “是!”    事出忽然,那些背尸工还不弄领会情景,便被那些官兵押进了斗兽场的地牢闭押起来。    “哥哥,为什么要把咱们闭起来?”小狗儿紧紧地攥着丰后代的衣角,瞅着地牢那昏暗怪僻氛围惶惶问道。    “没事的,等工作查领会便会将咱们放出去的,别怕。”丰后代将小狗儿抱起来,轻声安慰道。    当十脚人都噤声担心地凝视闭押他们的场合,而如他们普遍被闭押起来的靳长恭却坦然自在地坐在一隅,阖目养神,惹得其他人怪僻地瞧了她一眼。    本来靳长恭何处是在养神,明显是在养伤,姑且她紧迫须要一个宁静的场合捋清一下脑中那搀杂血腥的回顾。    斗兽场的地牢本本便闭押着一些兴办灭国的战俘、跟班还有一些穷凶极恶的犯人。而这些普遍背尸工被闭了进去,尤如微弱的羊们被闭进了猛兽群,瞅着一双双不怀好心的目光,他们普遍脚底发冷,身材发颤。    要说独一不感触的,当属靳长恭了,要论极恶与极凶,当当代上还果然鲜少人能与她这身媲美。    地牢暗淡潮湿,烛火忽明忽暗,幢影深深。    “谁人……你要不要喝一口?”小狗儿捧着一碗菜叶子煮的稀粥递到靳长恭眼前,这是上头发放的牢饭,睹靳长恭一日末沾滴水便如许坐在角降里,小狗儿有些不忍。    靳长恭经过一日恶心反胃的摸索完脑中的回顾,也理清了她此刻的身份与当结束合,一睁眸便睹狗儿那双圆碌碌的大眼,炯炯地瞅着她。    垂睫瞅着他递给她的粥,胃中一阵捣饱,任谁继续了那么恶心的回顾也会不胃口的,于是她轻轻一笑道:“尔不饿。”    狗儿睹靳长恭一笑,一弛朦胧的脸竟惘然渡了一层柔意,小脸刷地一下涨红,有些不好心思地矮下头:“……闭于不起,尔其时认为你死了才……”    靳长恭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乐呵一笑:“小家伙,赶快去安眠吧。”    深夜,靳长恭有些发热了,她感触有个光滑湿辘辘的物品,沿着她的脸颊滑至锁骨间,她遽然惊醒,便瞅别名宏大的身躯伏在她身上。

精彩点评

推荐作者: 桑家静的完结文:无双帝之昏君

  • 作者:桑家静
  • 类型:
  • 状态:连载中

本书简介:穿越成为史上第一鬼畜攻的暴君身份,靳长恭表示蛋痛,当然如果这暴君有蛋的话——想她白白坐拥三千男后宫,住着暴君打造的精美奢华宫殿,享受着里面囚禁着无数妖娆美少年——但——绯色的缱绻抵死缠绵她是没有瞧着接锺上幕的却是腹黑美男与伪雄性暴君尼玛刺杀与重口调教?旧情人太上皇权场情变后的相爱相杀琵琶别抱?传闻中太上皇外遇对象竟是个上天赐予金手指的白莲花女主,作为一个被女主无敌主角光芒下被秒掉的女配,还得接受她时不时来坑姐炸桥撬墙角?所谓攘外必先安内,靳长恭目标一:没有蛀虫!她欲使出三六计兼七十二变,从全国各处俘了一群才富五车才高八斗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美男”替她当苦力冶理国家!目标二:没有清水。虽强男遍地,贤夫难求啊!一个、二个、三个……桃花朵朵虽扎堆地朝她涌过来,然乱世繁殇,痞性傲娇二货混杂太多,扛谁上?吃肉与不吃肉,跟你们扯不清!楚狂天下,天下谁人不识君,靳国永乐帝一手祸国殃民,一手拯救危国,孰人能辨她是非?靳国有暴君出没,群臣们,当心了!片段一:当一直用冰冷视线俯视她,如俯站在云端的他褪下一身华贵暗花纹饰的朝服,再看那肤若凝脂,白壁无暇的身子缓缓跪身匍匐在她的脚下。靳长恭神色莫辨,并无任何欣喜。“陛下,臣愿意以已身换取那黎城数十万百姓的性命,望陛下收回成命。”她抿起双唇,眼中鄙夷:“呵……凭什么?”他闻言错愕不已,这时一直偷窥的几位终于按奈不住了。“陛下,一个不行,咱就一群吧!”靳长恭语录:远离渣男,珍爱生命!

上一篇: 仙道空间
下一篇: 重生之身不由己

相关文章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