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清隐龙
听书 - 大清隐龙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3045 特罗胥出逃

心净 / 2021-09-1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特罗胥和26人团,都属于第一名单的重点保护对象,这次突围他们是要第一批先走的,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最后节骨眼上,梯也尔居然失踪了!

战场是混乱的,难道说议员被大军冲散了?

“找!赶紧找到议员,共和国成立的时候,议员对国家是有功劳的,是他的谦让稳定了局势安抚了人心,现在要突围了,咱们必须要带着他离开……”

警卫营的士兵开始分散到战场的各个角落去寻找,甚至一部分士兵还回到了巴黎骑着快马打探。

这还上哪儿找去啊,巴黎城实在是太大了,一个人消失在这座城市里,就好像一滴水融入大海一样。

梯也尔在哪里?他当然不会傻乎乎的跟着特罗胥去突围了,那多危险啊!

此刻的梯也尔早已经送走了所有财产,两手空空的潜入北方的沙佩勒门,在走私小队的保护下,在城外华族士兵的护卫中,静悄悄的离开了巴黎。

议员扭头凝望高大的城门,看着上面精美的雕塑和斑驳的弹坑,长叹一声“再见吧巴黎,等我下一次回到这里的时候,我一定是以法兰西第一人的身份回来的!”

远处跑来一群战马,打头的那名威严的华族将军看着梯也尔“我的士兵会保护你离开去凡尔赛,你不用担心你的安全……不过你的承诺呢?我现在马上就要!”

梯也尔伸手扶着礼帽向罗火将军点头致意“尊敬的将军,请给我地图!”

巨大的巴黎城防地图被展开了,红蓝铅笔握在手中,梯也尔在尚皮尼小镇北方的一个地方画了一个十字叉。

“这里就是突围的总指挥部……有了这个坐标,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但是我提醒你们,吓吓他们就得了……这里有我很多的盟友,少了他们我未来的政府可就没法组阁了!”

罗火收走了地图,脸上带着一丝的不懈,罗火本来就是一个直爽的人,眼睛里不揉沙子,他最讨厌的就是叛徒了,哪怕是敌人的叛徒,哪怕这个叛徒对自己一方有利,他也一样瞧不起。

“哼……您还有盟友呢?盟友不就是用来出卖的吗,他们都死了,你的秘密不就天下无人可知了吗?”

特罗胥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政客吗谁还在乎几句嘲讽,他一脸正气凛然的说道“将军看来一辈子也成为不了政治家,您的事业恐怕只能止步在军界了!”

“我所做的一切,在庸庸碌碌的人眼中就是背叛,但是对于法兰西民族,对于这个国家来说,却是骂在当下、功在后世!”

“这个国家现在需要谁来拯救?不是强大的军队,也不是万人屠的将军,而是我们这些懂得取舍和平衡的政治家!”

“眼下对于法国最好的选择是什么?就是停战,就是立刻开始和谈,哪怕损失一点利益,也要止损!”

“局势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都已经没有翻盘的机会了,不止损难道要把老本都输光吗?民众是什么?都是一群头脑发热的愤青,他们为了解恨出气,为了心中的过瘾,为了所谓的颜面可以不顾后果的战斗到底……”

“可是战斗到底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呢?把这个国家彻底打烂,让工业革命以后二百年的家底儿全耗光吗?”

“让法兰西彻底沦落成不入流的国家?”

“请将军记住,那些所谓的爱国者,有的时候其实就是一群赌红了眼不肯认输止损的赌徒罢了!”

梯也尔登上华族给准备的马车,在众多骑兵的保护下扬长而去,罗火看着他消失的背影狠狠的冲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呸……”

这时候肖乐天的声音从一颗大树后面响起“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梯也尔的选择也没有错!”

元首出现了,在巴黎突围战最激烈的时刻回来了,而且还见到了眼下这只能藏在历史迷雾中永远不能曝光的隐秘场景。

罗火和众多官兵立正敬礼,毕恭毕敬的请元首上马!

“师傅!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早知道您回来了,我就让司马云那小子来接这个讨厌鬼了,我亲自去营地迎您去……”

肖乐天摆了摆手“我接到了几名国内来的贵客,这次顺便送他们到前线来……另外我也不放心巴黎的局势,咱们一边走一边说……”

“梯也尔是个聪明人啊!他说的其实还是有道理的,要知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上苍只会按照规律来安排一切,他从不考虑人类的情感!”

“眼下的法国人惨不惨?国破家亡啊,连首都要完蛋了,全法国所有人都在痛骂侵略者,都在向上帝祈祷!”

“可是一家哭,一家笑,你法兰西人民委屈、愤怒、悲哀、不甘……这又有什么用呢?就因为你们惨,上帝就得偏向你们?”

“别忘了,你们哭的时候,全德意志还有世界无数讨厌你的人民可是在笑啊!”

“他们欢呼、雀跃、歌舞、饮酒……同样的他们也向上帝祈祷,祈祷法国输的更惨,希望他们的军队胜利果实越来越大!”

“你说这两边人都在祈祷,上帝要听谁的?听谁的,敌对的一方都得骂人啊!”

“再举一个例子,两家打官司,都去菩萨哪里祈祷,你祈祷你赢,他祈祷他赢,你说菩萨让谁赢?”

“道理多简单啊,可惜这人就迷在里面了,你觉得巴黎人民可怜?但是别忘了,几个月前,就是这些人在大街上游行示威,向法皇施压要求宣战啊!”

“这些眼前的可怜鬼,当初可是耀武扬威的喊着口号要杀到柏林去的!”

“你说他们还值得可怜吗?现在仗打到这个份上了,他们又不肯罢休,死活不肯认输开启谈判,梯也尔这种人反而成了卖国贼!”

“但是眼下法兰西的局势,不卖国怎么能行?不向普鲁士赔偿利益,怎么停战?靠口水骂?还是靠道德谴责?”

“总不能道德绑架咱们吧?当初宣战的时候都想什么呢?”

“所以说啊,这座巴黎,就是一座愤青的巴黎,就是一群不肯认输的烂赌鬼的巴黎……这场普法战争,法国失败的真正罪魁祸首!”

“其实就是他们!”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