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大唐之开局娶了武则天
听书 - 大唐之开局娶了武则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八十九章 羞愤欲死

星辰原木 / 2021-11-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笑声让许章的脸庞有些羞红,只能暗暗安慰自己,刚才一定是这棒槌走了狗屎运猜中或看到过答案。

想当初这道题拿去请教,术算大师李淳风也用了十几个时辰才算出来,推算方法都写了几十张纸。

许章根本不相信这世上有人能够秒答,想到此处,深吸了一口气,打起精神开口说道:“没想到忠义伯运气如此好,胡乱猜也能猜中,某自幼学习数术,更得术算大师李淳风指导,忠义伯尽管出题便是。”

见到许章自信满满的样子,知道他在术算方面应该有些造诣,可即使这样,又怎能吓唬到杨帆。

许章再逆天,毕竟两人的知识代沟相差了一千多年,这不是有信心就能弥补的。

杨帆心想,这也算是一个好学的大唐年青后进,为了不让他太受打击,还是给他点信心吧,于是开口道:“某就出一个简单的,这题和刚才你出的差不多,是某孩童时学的……”

“有若干只鸡和兔子同笼,它们共有88个头,244只脚,问兔子有多少只?”

一个简单的鸡兔同笼的题目随口说出。

题目一出,众人却傻眼了,很多在术算上有研究的人正准备一展身手,可一听这题,这明显是在戏耍许章嘛,尼妹,这棒槌太不讲‘武德’了!

果不其然,许章一张清秀的脸庞由淡定自若马上变得尴尬,从羞红到煞白,从煞白变成黑如锅底,不停地进行川剧变脸表演。

许章对术算确实有些研究,也很有天分,要不然也不会得到李淳风的指点。

这种类型的题目他也做过,但是需要好几天时间才能解开,如今只有一刻钟,这怎么可能?

还说什么这题是你忠义伯孩童时学的?这简直是赤裸裸的羞辱。

许章恶狠狠地盯着杨帆,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看着一脸便秘样子的许章,杨帆不禁有些疑惑,于是开口问道:“许公子为何不说出答案?这题不是与刚才汝出的题差不多么?很简单吧?”

许章心中不停诅咒——简单?简单尼MP!

而大家见到杨帆如此嬉耍许章,纷纷把他列入恶魔的行列,看来以后少惹这棒槌为妙。

杀人不过头点地,这种整人方法也太毒了,要知道这里聚集了大唐半数顶尖文人才子,许章的‘名声’想来不用多久便传遍天下。

不过他们却不知道,这题在杨帆看来确实很简单,当然,这个所谓的简单,是在懂得二元一次方程的基础上。

二元一次方程在元朝才正式提出来,现在是唐朝哪里知道这个理论。

虽然在唐朝也可以解出来,但需要高超的数学技巧以及复杂的推理,并不是短时间就可以解出来的。

潜移默化的思维让杨帆觉得很简单,反倒让众人以为他是在羞辱人。

当许章快要羞愧欲死之际,只听杨帆解释道:“这题很简单,只需假设鸡的数量为未知数X……,如此如此……”

众人听得一头雾水,可见到杨帆滔滔不绝的解题过程,虽然不明觉厉,却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难道这题真的很简单?最后也只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其实他们根本毛都不懂,大家总不能舔着脸让这棒槌再说一遍吧,他们也是要面子的。

许章也听得目瞪口呆、不知所云,可是见到大家都像听懂了似的。

这怎么办?说听不懂?

那岂不是显得自己悟性低人一等,只能咬了咬牙道:“忠义伯如此解说,让某醍醐灌顶,在下受教了,某甘拜下风,这一题是某输了,请出下一题。”

杨帆见到大家都听‘懂了’,没想到自己也有当老师的天赋,高兴之余便开口道:“那某说一个更简单的……”

“假若20个人分20个甜瓜,大人每人分3个甜瓜,小孩3人分1个甜瓜,恰好分完,问大人、小孩各多少人?”

听完,许章顿时感觉整个人生都黑暗了。

他一向自负,认为自己聪慧敏捷,学识不下于任何同龄人,甚至连大儒都对他赞誉有佳。

可为什么杨帆这些书、数的题目自己居然一道都不会?

以前熟读四书五经、古之典籍,便觉得天下万物尽在胸中,看来真是坐井观天了。

惨败啊,简直一败涂地,亳无反手之力,许章不由一脸死灰,犹如行尸走肉。

见到许章的模样,杨帆顿时感觉不好了,感觉自己是大灰郎欺负小白兔。

特么的,你刚才不是说听懂了么?本来还以为自己有当老师的潜质,原本是自以为是了。

不忍见他如此,杨帆哀叹一声,想给他一点心里安慰,如果再答不出,只能说这小子废了,哥还是很善良的,于是咳了咳提醒。

“最后一题,三个孩子吃三个饼需要用一个时辰,九十个孩子吃九十个饼要用多少时辰?”

刚刚被杨帆的问题问得头昏脑涨的许章,早已失去了信心,脑袋里全是浆糊一片迷茫。

所有的脑力都被前面的问题耗尽却没有得出一个答案,早已如同失了魂一般神情呆滞。

陡然听到如此简单的题目,浑浑噩噩的大脑如同阳光照了进来,瞬间拔开了一片迷雾。

整个人心神一震,心情一片开朗,有一种酣畅淋漓的舒爽,想都不想,张嘴便答道:“三十个时辰!”

终于有一道题能答上,这题太简单了。

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身姿都挺拨了许多,总算是挽回一些颜面,不至于被轰杀成渣渣。

如今该到自己拿出古籍中没有解决的术算出来为难他了,想到这儿,许章略微抬头,嘴角带着几分轻松写意。

余光转动之际,却发现众人都古怪的望着他,转眼看向杨帆,却见他脸上是一个惊愕至极的表情,嘴巴张得大大的,好似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许章有些困惑,就算自己回答出了一道题,也不至于那么惊讶吧?毕竟自己只是答出了一道题而已。

难道这个棒槌怕术算,刚才的题真是他偶然蒙对的?出的题目也是从古籍孤本中看到的。

嗯,一定是如此。

一时间,许章感觉心中的闷气都少了许多,眼神又不由自主看向自己老爹,只见许敬宗眼角不断抽搐,有些目不忍视的神情。

这顿时让许章一惊,很快脑子里又想起了刚才的题目,刚才自己回答了什么?

三十个时辰?好像不对劲吧!

浑身的血压几乎在瞬间便涌上头顶,面红如血,难怪大家都一脸异样的望着他,这简直比回答不出来更加丢人。

都怪这个杨帆,这个棒槌也太特么缺德了,趁自己思维混乱、精神恍惚之际故意诱导自己,挖坑让自己去踩,亏自己刚才还在心里暗暗感激他呢!

如今一想,这杨帆简直无耻到极点。

顿时羞恼交加,人一羞怒就容易冲动,许章掀了案几便怒不可遏地道:“忠义伯,没有想到汝居然如此无耻,简直欺人太甚……”

此言一出,孔颖达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眼睛里流露出失望的神色,没风度、没担当、没气魄,虽有才却不堪大用。

众人也是有些难以置信,许章居然被虐得毫无还手之力,如今还丑态毕现,平日里看上去倒是温文尔雅、满腹诗文,没想到。

众人心中对许章鄙视一番,又看向杨帆,心中有万千疑惑。

这棒槌到底从哪里学会这些千古绝对和超级难题?

从以前他的所做所为,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文人气质,为何偏偏又懂得如此之多?

越是了解深入,越是觉得此人简直就是一个谜,有时大咧咧只会动拳脚,有时又一副深不可测的样子,到底哪个是真正的他?

武媚娘与西贝货眼中精光闪闪满是小星星,洁白的俏脸笑靥如花,显得娇艳动人,美女爱英雄不外如是,此时的杨帆才是那个最靓眼的崽。

这个许章还说自己是长安青年才俊,谁知居然是一个绣花枕头,就这样的水准还敢号称长安才子,也配代表长安后生才俊?

哼,自己的郎君才是文武双全的年轻才俊。

李恪虽然知道杨帆会赢,却没想到如此轻松,简直就是碾压式的,这个许章比杨帆差太多了。

而且输了以后也不认,太没品,居然连六书九数一题都答不上来,打架更不用说,简直太窝囊。

李治看着一脸风轻云淡便将许章戏耍于股掌之间的杨帆,眼中尽是崇拜。

超强的武力值、更有全面碾压才俊的才智,这对于正处于崇拜强者年纪的李治来讲,妥妥的偶像。

李治觉得杨帆可比许章强得太多,最关键的是杨帆有小白兔奶糖。

不过李治哪里知道,正因他的兴奋劲,失去了一大助力。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