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红楼蓉大爷
听书 - 红楼蓉大爷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70章:凤姐儿宝钗上扬州

七里米粉鹅 / 2021-09-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难得一片赤子心,本王倒也没看错人。”忠顺王轻赞扬一声,笑问:“混账小子如今在何处?竟敢私调三河营将士去治水,就不怕本王治他的罪?”

“蓉侍卫淋了一夜的雨,又失足落水。如今在扬州府养伤,借居在巡盐御史林如海的府上。身子无啥大碍,倒是把渃哥儿吓丢了三魂。”十三爷身后一人如此说道。

十三爷听闻,轻轻点了脑袋。又问:“受灾情况如何?”

那人道:“奈因十三爷有所准备,又有蓉侍卫率三河营将士堵上了那河口,除几位不愿撤离的被三河营将士给抓了去,倒是没出现人员伤亡。连所倒塌房屋,也仅有计划中的六层。只是高邮湖沿岸近万亩良田沉入了湖底。”

“虽控制在计划之内,却也是本王所造孽事。”十三爷摇头轻叹一声。自己这做法,虽然是为了百姓,却也伤了百姓。虽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的心里还是稍有过意不去。好在贾蓉这家伙以不要命的方式,竟将最后那道口子堵上了,不然……

这次还真算是这混账小子的功劳。

十三爷又道:“近万亩良田被毁,又有数千人难吃上饭了。送一封密信到宫中去,整顿漕运部院的时机到了。赈灾的银子和开渠的钱,就让这个位最后一任的漕运总督出吧。”

那人领了命,又问:“可要送信到渃哥儿那去?”

“不必了,扬州事情找吩咐了他。”十三爷思量片刻,心里早有计划,又道:“差人传告贾蓉一声,在扬州好好休养。等江南雨停,乐马、洪泽、高邮三湖分洪还得要他协助。”

“真的假的?”远在扬州的贾蓉听了段玉送来的消息,差点眼珠子都掉下来。不甘道:“防汛分洪是河道衙门的事情,怎么能让咱侍卫处的人协助?再说,咱还病着了,哎呦诶,可痛死咱了。”

段玉无奈道:“别装了,不过就是受了凉感了风寒。昨日还瞧见你偷偷带着林家的姐儿在扬州城里玩。”

贾蓉心里一紧,连忙捂上段玉的臭嘴。

是傻子吗?在林家说自己拐了林家姐儿,传到林如海那里去,估计要被打断腿。

他小声哼道:“你这纯属在捏造坏人家名声,虽然你是咱上官,你要敢再污蔑咱与林姑姑关系。就算拼了我这半条性命,也要敲掉你满嘴牙齿。”

段玉道:“莫做这样子,林家人是守规矩的。下人早差使出去,哪有人敢打听我们间谈话。渃哥儿去盐运司衙门了,最近蓉哥儿便在林家好好休养,莫要乱跑动才是。”

蓉哥儿眉头轻皱,问:“难不成十三爷不仅要清漕运部院,还得治一治两淮盐运司?”

段玉点了点头,“宫里计划的事情。某些人犯了大忌,不然渃哥儿去岁怎么会跑扬州来。林御史都大半年没出门了,你也老实点,莫要再带人家女儿出去了。万一遇上那些家伙狗急跳墙,渃哥儿未必来得及救你。”

呀,这尼玛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被软禁了一样。

蓉哥儿道:“玉大哥可不要唬我,咱在扬州无冤无仇的,谁会针对我来。”

段玉似笑非笑道:“谁让你不去盐运司住下,反而跑林家来。这可怪不得别人,我可是劝过你的。”

你倒是说清楚啊,早说林家被人盯上来,我一定不会来了。也怪自己,才到扬州就想着见一见林黛玉。他无语的很,闷闷道:“行啦,咱知道了。玉大哥该忙啥忙啥去,下官现在是伤号,得多休息。”

段玉呵呵笑一声,道:“蓉哥儿也莫愁着,这不正得了你意,又能多歇息一段日子。咱们兄弟里,也就你最逍遥。看看其他的,谁不是跑腿的命。说得好听是侍卫,其实一个个是领着侍卫的职,做着兼管各营各地的杂事。”

得了吧。这些家伙至少还有兼职。蓉哥儿身上是一个兼职都没有,哪怕只兼一个四品都司武职也好,多少手里还能有几百号兵,说出去也威风威风。

自从他听说了渃哥儿这货竟然是三河营的参将,心里就不平衡了。奶奶的,渃哥儿不就是一个一等侍卫,凭什么他还能兼一个三品参将。自己虽然差点,是个二等侍卫,怎么却什么都捞不着,一定是显德皇帝偏心。

蓉哥儿闷声道:“你们这些有兼职的,等上几年还能调到地方军营,咱命苦哟。”

“你才多大,咱们都是混了好多年了,才有个兼职。”段玉笑一声,“时辰不早,咱也该离开了。咱虽然不怕被人盯上,怎么说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蓉哥儿记住了,最近莫要离开林家。”

“知道了!”

贾蓉无奈的摆摆手,唤了林家的下人送段玉离开,自己则是钻进林家书房找林如海去了。

“姑太爷今日气色好。”

林如海样子文质彬彬,一身的书生气息。瞧他打扮,生活中也是个严谨的人,就连胡须也是梳得整整齐齐。他道:“王府侍卫回去了?”

“回姑太爷的话,刚送出去了。”蓉哥儿嘿嘿笑道,“玉大哥离开前还特意嘱咐一些事情,蓉儿心里不明白,所以特来请教姑太爷。”

“是因为盐运司的事情罢?”林如海一早看穿他的想法,淡淡道:“也算不得大事,不过两淮老鼠胆大了些,贪得无厌偷了许多银子也不肯罢休。于是当今传下旨意进行盐课改革,让老鼠们没了偷的机会。”

贾蓉深深瞧了林如海一眼,这么说来,林如海这位巡盐御史便是显德皇帝安插在江南的眼睛?皇帝虽然下旨改革,必定不会是小动作。被断财路的老鼠们,于是就盯上了林如海这眼睛。

显德皇帝果真是个要钱不要命,或者说是只要钱不管别人命。

蓉哥儿笑道:“姑太爷此次将两淮老鼠打了,等回了神京,怎么也得升上几级罢。”

林如海微微摇头,倒是没回蓉哥儿这话,又道:“既然的忠顺王也传下话来,蓉哥儿等见了琏儿也说道,让他最近待府里莫要在外走动了。”

挠头!

贾蓉来了这几里,除了第一天见了贾琏,后面也没好意思去找他。

唉……

不好面对啊。

他道:“省得。”

当日,蓉哥儿去贾琏房里找了人,却也没见着这家伙。等回了自己房间,却见林黛玉在房里等着。

大半年时间不见,林黛玉也出落的亭亭玉立,身材比以往高挑不少。

这妮子今年也吃十二岁的饭了,正是猛长身体的时间。

“蓉哥儿又打哪去了?半日也没见着人影。”林黛玉见了蓉哥儿过来,心里稍有欣喜,脸上却是责怪着。

蓉哥儿笑道:“没忘了答应姑姑的事情,只要笔墨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作画。”

林黛玉方是持着扇子轻笑起来,道:“莫要勉强答应,我可没逼着你。”

“为姑姑作画,蓉儿欢喜还来不及,怎么会是心里勉强。”蓉哥儿笑道,“若非这几月公务繁忙,我早腾出时间画出一副来。”

林黛玉噘嘴道:“你也见不着我,怎么画?画出不像我的,才不要。”

“姑姑的样子早刻在我心里,就算是拿最锋利的刀也刮不下去。”蓉哥儿笑一声,惹林黛玉满面羞红。房里几个丫鬟更是不敢听,只瞧着姑娘这样子,暗暗叹气。

贾蓉因得知了最近又能休息,心里反是没了太多外想,安心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病假。让紫鹃取了纸来,才描上一个大概轮廓,外面有丫鬟进来传话。

“薛家蟠大爷携宝姑娘并琏二奶奶来府了。”

“凤姐姐、宝姐姐来了?”林黛玉脸上一喜,雀跃道:“早听了她们回江南,却也不见来府里坐坐,如今倒是来得巧。”

巧吗?

蓉哥儿并不觉得巧,早不来,晚不来,这会儿过来。估计是打听到自己落水的消息,才从金陵赶了过来。

唉……

林黛玉问:“凤姐姐进府了没?现在在哪?”

传话的丫鬟道:“蟠大爷见老爷去了,琏二奶奶与宝姑娘正在过来的路上。”

事情不大妙。

蓉哥儿眉头一皱,王熙凤这个醋坛子跑这里来,少不得闹出事。贾琏还在林家了,这要怎么办才好。幸好先有了丫鬟通报,不然被这醋坛子撞见自己给林黛玉画像,又少不了一阵猜疑。

他连忙道:“二婶婶与宝姑姑过来,姑姑这主人家总得过去迎接一下。蓉儿身子稍有不适,便不同姑姑一并过去了。”

林黛玉也没做多想。只记着她还在神京时,蓉哥儿与宝姐姐便次次避嫌,这会儿不过去见她们,也以为是在避嫌。她领着自己三个丫鬟去见两位姐姐去了。

林家,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林黛玉想着,往日在神京虽然热闹,却也不是自己家里。她要好好做一回主人,招待两位姐姐。

出了小院子,过仪门,仰着院内小湖沿岸一路。又过一道仪门,林黛玉终于是见着了两人,请安道:“嫂子、姐姐!”

王熙凤微微一愣,上下打量了林黛玉,携手笑道:“才几日不见,妹妹越发出落的超逸了。如今更像是画上仙子,让我这做姐姐的羡慕了。”

林黛玉稍羞。她这样子是为了今日请蓉哥儿作画,而精心打扮过的。道:“嫂子才是女神仙,恰好琏二哥也在府里,今儿二哥要见了嫂子模样,指不定要乐成什么样子。”

王熙凤干笑,却惹得旁边宝钗略含深意瞧她。倒是没在上面打趣,也见了黛玉道:“妹妹近日可好?好些日子没见,让咱们一顿好想。”

林黛玉笑道:“姐姐上次路过扬州,也不来府里瞧妹妹,我可记得这仇。”

王熙凤心里惦记着贾蓉,想瞧瞧他到底怎么了。虽然听了薛家的人说蓉哥儿无大碍,她却依旧放心不下。道:“咱们先回了院里再聊,今儿尚有风雨,莫要在这里互相恭维来恭维去的。”

“姐姐说的是。”宝钗笑一声,又朝后招呼,道:“今儿过来,还给妹妹带了不少礼物。”

“宝姐姐有心了。”林黛玉心里稍暖,却不知道这礼物不过是宝钗顺带的,她们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瞧蓉哥儿。

几人一路聊着,凤姐儿突然听黛玉提起蓉哥儿,顺势故作不知情地问道:“蓉儿不是随王爷在淮安治水,怎么到扬州来了?”

黛玉也不太清楚贾蓉的事情,只了解了一个大概。叹一声道:“嫂嫂不知内情,这些日子淮扬接连大雨。蓉哥儿当值时,不小心卷入洪流中,因此受了伤痛。才被送到扬州来,王爷传了令让他在扬州休养一段时日。”

王熙凤一双丹凤眼里明眸暗闪,心里更是担忧,道:“如今是何模样?我们可得去瞧着。”

林黛玉道:“被医治两日,如今也好了七七八八。昨儿还让我带他去了扬州城里,虽偶有咳嗽,但无要紧的。”

薛宝钗、王熙凤两人听见,齐齐蹙眉。

好个家伙,还有心情携美同游。

可是惬意逍遥!

宝钗稍稍瞥了林黛玉一眼,这妹妹确是个钟灵毓秀的女子,如今稍脱了稚气,也算是美人儿了。那坏人难不成连她也不放过罢?心里酸味又起,更不自在。

凤姐儿更是暗暗咬牙,在内心大骂:混账,混账。

白白让她们好一阵担心。

身后的平儿看了三位姐儿一眼,这都算什么事情。大爷到底要养多少个奶奶?如今已经够乱的了,以后大爷的后宅该乱成什么样子?

凤姐儿淡淡笑道:“既然无事,我这个做婶婶的也就放心了。不然江南省的水泥窑还没建成,他这个大东家反病倒在这里,咱们这些功夫也白浪费了。”

薛宝钗只觉凤姐姐浅笑中带着一股子寒意,心里也乐,暗哼一声:让你花心,是该让凤姐姐好好治你。

林黛玉笑着问道:“蓉哥儿要在江南省建水泥窑?那他是不是在江南有一段时辰呆?”

“哪个晓得。”凤姐儿不冷不热回一声,瞧林黛玉这神情,她心里怎么也有不舒服。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