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红色莫斯科
听书 - 红色莫斯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622章 半夜的炮击(中)

涂抹记忆 / 2021-09-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计划,如果近卫师主动放弃镇子,而德军的主力部队却没有像苏军所预料的那样进驻镇子,整个计划就有落空的可能。一旦计划落空,西瓦连科作为守军的最高指挥官,就有被送上军事法庭的可能。

这是一场赌博,赢了固然可以扬名立万,可一旦输了,西瓦连科的前途就尽毁了。索科夫在派出联络官时,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因为派出的联络官级别不能太低,否则很难说服西瓦连科。

得知索科夫要派人去联络西瓦连科,并请求对方在天黑前,率领部队从镇子里撤出来,别尔金立即请缨:“米沙,我看你还是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来完成吧。”

“你想去?”虽然索科夫的心里觉得别尔金的级别完全足够,但考虑到德军的炮弹此刻已经落在镇子里爆炸,此时派别尔金进镇子,恐怕会有生命危险。正在基于这样的考虑,所以索科夫显得很迟疑。

“米沙,别担心。”别尔金猜到了索科夫迟疑的原因,笑呵呵地说:“你不用为我的安危担心,要知道,我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所处的环境比这里恶劣多了。既然当时我都能幸存下来,如今只是去镇里与友军取得联络,你又有什么不放心的?”

“别尔金上校,你是第84师的副师长,我没有权利让你去冒险。”索科夫正色说道:“我看还是换一个人吧。”

“米沙。”听到索科夫拒绝了自己,别尔金有些急了:“要知道,在此时让近卫师从还在战斗的镇子里撤出来,本来就是一件极为冒险的事情。作为师长的西瓦连科将军,肯定会反复权衡轻重,若是派去联络的人级别太低,他根本不会理睬,这毕竟涉及到了他的前途。”

别尔金的话说完后,政委马诺欣在一旁帮腔说:“司令员同志,我觉得别尔金上校说得有道理,假如派去联络的人级别太低,恐怕西瓦连科将军根本不会搭理他。如今您也知道镇子里落下了德国人的炮弹,我们派进去联络的人本来就要冒风险,若是得不到西瓦连科将军的信任,他不就白跑一趟吗?”

“是啊,司令员同志。”级别最低的鲁素夫,此刻也忍不住插嘴说:“在你们到来之前,我曾经派人去联络过西瓦连科将军,请求他的部队在支撑不住时,及时地退入我团的防区。但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的提议被他拒绝了。

我估计拒绝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当时派去的联络官级别太低,只是一名中尉,他不肯买账也再正常不过了。”

见众人都想让别尔金担任联络官一职,索科夫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立即表态,而是扭头问坐在一旁的科伊达:“科伊达上校,这件事你怎么看?”

“司令员同志,这是第84师内部的事务,我一个外人不好插嘴吧。”科伊达先撇清了自己的责任后,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不过我觉得如果要劝说近卫师从镇子里撤出来,别尔金上校无疑是最佳的人选。”

科伊达的态度,让索科夫最后下定了决心:“好吧,既然大家的意见都如此统一,那就尊重大家的选择,派别尔金上校到拉采韦镇去劝说西瓦连科将军。”

就这样,别尔金来到了西瓦连科的指挥部,劝说他率领部队撤离拉采韦镇,退入第254团的防区,以便索科夫麾下的炮兵,可以在夜间炮击进驻镇子的德军部队。

“参谋长,”被别尔金说服的西瓦连科,冲着自己的参谋长喊了一嗓子,等后者来到自己面前时,吩咐道:“给第47和第50团的团长打电话,命令他们在击退德军的此次进攻后,采用交替掩护的方式,撤出拉采韦镇。”

师参谋长隐约听到了西瓦连科和别尔金之间的对话,知道对方打算在夜间对进驻镇子的德军实施猛烈炮击,用炮火来消灭这些该死的德国佬。因此等西瓦连科一说完,他就响亮地回答说:“明白,师长同志,我立即给两位师长打电话,让他们做好撤退的准备。”

对于西瓦连科的安排,别尔金倒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作为一名有着丰富指挥经验的指挥员,他心里很清楚,德军的进攻一旦被击退,没有一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他们是不会再次发起攻击的。如此一来,近卫第15师的指战员就能从容不迫地撤出镇子,退入鲁素夫团的防区,在那里重整队伍。

西瓦连科知道索科夫准备的后手,欣然答应撤退,但下面的团长们却不理解西瓦连科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决定。特别是近卫第50团团长,他亲自给西瓦连科打来电话,带着一股怒气问道:“师长同志,我想问问,我们团打得好好的,已经连续击退了德军两次进攻,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撤退?”

“上校同志,”部队还没有开始撤退,西瓦连科暂时不打算把实情告诉下面的部署,面对在撤退时有人掉队被俘,就会泄露部队撤退的原因,因此他只是含糊地说:“我们放弃镇子,是为了更好地消灭敌人。”

“我想不明白。”团长不依不饶的说:“如果真的向指战员们下达撤退的命令,我想大家都会有情绪的,毕竟我们有那么多的战友,都牺牲在了这里,我们怎么能扔下他们的尸骨,放弃镇子逃跑呢?”

听自己的部下这么说,西瓦连科的表情黯淡下来,在不到一天的时间,自己就有一个团的指战员,永远地躺在了第聂伯河右岸的土地上,如果真的要扔下他们的尸骨撤退,他的心里还是很不甘心的。

“上校同志,”为了避免对方纠缠不休,西瓦连科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板着脸面无表情地说:“难道你不知道,上级的命令是用来执行,而不是讨论的吗?你什么都别再说了,立即把我的命令传达到各级指挥员,只等德国人的进攻被击退,就立即撤出阵地,退往镇外。”

“师长同志,”团长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能不能等我们团击退了德军的进攻之后,再给指战员们下达撤退的命令?”

“为什么?”

“如果在击退德军进攻前,就把撤退的消息传达下去,我担心会有很多指战员无心继续作战,从而导致战斗失利的情况出现。”团长阐明自己的理由后,再次说道:“师长同志,我再次恳求您,等到我们团击退德军进攻之后,再向指战员们传达这道命令,行吗?”

西瓦连科仔细一琢磨,第50团团长说得有道理,本来正在与敌人激战的指战员,忽然听说部队要撤退,恐怕很多人就会心里发慌,只想早点撤下去,根本无法再与敌人战斗下去。

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计划,如果近卫师主动放弃镇子,而德军的主力部队却没有像苏军所预料的那样进驻镇子,整个计划就有落空的可能。一旦计划落空,西瓦连科作为守军的最高指挥官,就有被送上军事法庭的可能。

这是一场赌博,赢了固然可以扬名立万,可一旦输了,西瓦连科的前途就尽毁了。索科夫在派出联络官时,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因为派出的联络官级别不能太低,否则很难说服西瓦连科。

得知索科夫要派人去联络西瓦连科,并请求对方在天黑前,率领部队从镇子里撤出来,别尔金立即请缨:“米沙,我看你还是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来完成吧。”

“你想去?”虽然索科夫的心里觉得别尔金的级别完全足够,但考虑到德军的炮弹此刻已经落在镇子里爆炸,此时派别尔金进镇子,恐怕会有生命危险。正在基于这样的考虑,所以索科夫显得很迟疑。

“米沙,别担心。”别尔金猜到了索科夫迟疑的原因,笑呵呵地说:“你不用为我的安危担心,要知道,我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所处的环境比这里恶劣多了。既然当时我都能幸存下来,如今只是去镇里与友军取得联络,你又有什么不放心的?”

“别尔金上校,你是第84师的副师长,我没有权利让你去冒险。”索科夫正色说道:“我看还是换一个人吧。”

“米沙。”听到索科夫拒绝了自己,别尔金有些急了:“要知道,在此时让近卫师从还在战斗的镇子里撤出来,本来就是一件极为冒险的事情。作为师长的西瓦连科将军,肯定会反复权衡轻重,若是派去联络的人级别太低,他根本不会理睬,这毕竟涉及到了他的前途。”

别尔金的话说完后,政委马诺欣在一旁帮腔说:“司令员同志,我觉得别尔金上校说得有道理,假如派去联络的人级别太低,恐怕西瓦连科将军根本不会搭理他。如今您也知道镇子里落下了德国人的炮弹,我们派进去联络的人本来就要冒风险,若是得不到西瓦连科将军的信任,他不就白跑一趟吗?”

“是啊,司令员同志。”级别最低的鲁素夫,此刻也忍不住插嘴说:“在你们到来之前,我曾经派人去联络过西瓦连科将军,请求他的部队在支撑不住时,及时地退入我团的防区。但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的提议被他拒绝了。

我估计拒绝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当时派去的联络官级别太低,只是一名中尉,他不肯买账也再正常不过了。”

见众人都想让别尔金担任联络官一职,索科夫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立即表态,而是扭头问坐在一旁的科伊达:“科伊达上校,这件事你怎么看?”

“司令员同志,这是第84师内部的事务,我一个外人不好插嘴吧。”科伊达先撇清了自己的责任后,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不过我觉得如果要劝说近卫师从镇子里撤出来,别尔金上校无疑是最佳的人选。”

科伊达的态度,让索科夫最后下定了决心:“好吧,既然大家的意见都如此统一,那就尊重大家的选择,派别尔金上校到拉采韦镇去劝说西瓦连科将军。”

就这样,别尔金来到了西瓦连科的指挥部,劝说他率领部队撤离拉采韦镇,退入第254团的防区,以便索科夫麾下的炮兵,可以在夜间炮击进驻镇子的德军部队。

“参谋长,”被别尔金说服的西瓦连科,冲着自己的参谋长喊了一嗓子,等后者来到自己面前时,吩咐道:“给第47和第50团的团长打电话,命令他们在击退德军的此次进攻后,采用交替掩护的方式,撤出拉采韦镇。”

师参谋长隐约听到了西瓦连科和别尔金之间的对话,知道对方打算在夜间对进驻镇子的德军实施猛烈炮击,用炮火来消灭这些该死的德国佬。因此等西瓦连科一说完,他就响亮地回答说:“明白,师长同志,我立即给两位师长打电话,让他们做好撤退的准备。”

对于西瓦连科的安排,别尔金倒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作为一名有着丰富指挥经验的指挥员,他心里很清楚,德军的进攻一旦被击退,没有一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他们是不会再次发起攻击的。如此一来,近卫第15师的指战员就能从容不迫地撤出镇子,退入鲁素夫团的防区,在那里重整队伍。

西瓦连科知道索科夫准备的后手,欣然答应撤退,但下面的团长们却不理解西瓦连科为什么会作出这样的决定。特别是近卫第50团团长,他亲自给西瓦连科打来电话,带着一股怒气问道:“师长同志,我想问问,我们团打得好好的,已经连续击退了德军两次进攻,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撤退?”

“上校同志,”部队还没有开始撤退,西瓦连科暂时不打算把实情告诉下面的部署,面对在撤退时有人掉队被俘,就会泄露部队撤退的原因,因此他只是含糊地说:“我们放弃镇子,是为了更好地消灭敌人。”

“我想不明白。”团长不依不饶的说:“如果真的向指战员们下达撤退的命令,我想大家都会有情绪的,毕竟我们有那么多的战友,都牺牲在了这里,我们怎么能扔下他们的尸骨,放弃镇子逃跑呢?”

听自己的部下这么说,西瓦连科的表情黯淡下来,在不到一天的时间,自己就有一个团的指战员,永远地躺在了第聂伯河右岸的土地上,如果真的要扔下他们的尸骨撤退,他的心里还是很不甘心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