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晚唐浮生
听书 - 晚唐浮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九章 局势

孤独麦客 / 2021-11-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七月盛夏的夜晚闷热异常。

作为义从军副使,高仁厚当然不用如同军士们一样在毬场上被蚊子咬,他还是有住处的。

已经亥时了,他仍然在就着油灯翻阅档籍。

义从军这支部队的来历,他以前只知道个大概,现在翻阅了军史及其他籍册,算是明白了脉络。

居然有人说这是杂牌!杂牌能有这么多铁甲?

高仁厚也是从低级军官一步步起来的,军营那点事当真如掌上观纹,一清二楚。

义从军两都,横山都三千人,战兵一半,人人披铁甲,选的都是身高体壮的横山党项勇士。野利、没藏,更是大帅姻亲,非常受信任。

青唐都五千众,乃拣选青唐吐蕃降人精壮入军,是大帅另一重身份下的“臣民”。

“老夫此番上任,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啊。”放下籍册后,高仁厚笑了笑,神色云淡风轻,似乎心情一如往常,并无什么担忧。

“明公心志坚如铁石,自不会为小人所扰。”幕僚杜晓说道。

杜晓是宰相杜让能的次子,年岁不大,还不到三十。考了几次进士了,至今还没考上,本还在家继续温习功课,准备再战呢,结果父亲让他到灵夏“游历”一番。

这个游历嘛,大家都懂。杜晓很快就被朔方幕府聘用,然后派到高仁厚身边,帮着处理文书方面的事情——如果有赞画军机之才,当然也可以,就看他能不能把握住机会了。

而杜相公也属实有意思。现在还在朝堂上时不时说邵树德的坏话,结果暗地里派了二儿子到朔方幕府谋职,圣人若是知道了,还能信任他吗?

听闻朝廷最近从各藩镇幕府中征辟了一批文职僚佐入朝为官,看样子也是对京中朝官的水平有些失望。杜相公此举,大概也是有些心灰意冷了吧?

“军中武夫,凭本事说话。”高仁厚听杜晓这么一说,便笑了,道:“老夫亦知过往有些事做得不妥当,但我老了,不想改了。大帅既如此信重,老夫还有什么好说的,异日南下华州,定然为大帅攻取陕虢。”

杜晓但笑不语。

义从军军使可是大帅的姻亲没藏氏,高将军如此豪言壮语,怕是会惹其不快,以后少不了为他转圜化解。

听闻当年陈敬瑄派派高将军攻伐东川,许其节度使之位,其实也就随口一说罢了,并不是真想让你和我平起平坐。

但高将军统兵才能不错,攻下东川后,竟然没有请辞,而是大大咧咧地受了节度使之位,让陈敬瑄起了杀心。偏偏高将军还不自知,对陈敬瑄没有丝毫防备,直到两镇交恶,还想着化解关系,和睦如初,这处世之智慧实在一言难尽。

“明远觉得如今中原局势如何?”高仁厚打开了窗户,让屋外的凉风吹进来。

老高年纪不小,火气倒挺大,这夏夜委实太闷热了一些。

“朱全忠狂飙猛进,李克用左右为难,李匡威贼心不死,杨行密静待时机。”杜晓答道。

高仁厚没问他为何只提这四人,事实是明摆着的,就这四人有进取之心,其他人或许只想割据一方,或许想进取,但受限严重,无力为之。

“继续讲。”高仁厚坐了下来,说道。

“朱全忠实力最为强大,兵比大帅还多,兖、郓、徐三镇,危若累卵,非其对手。破此三镇之后,便有两个方向,一者南侵淮南,二者北伐魏博。”

“为何不是先攻河东,再伐魏博?”

“伐魏博,便是为了攻河东。先剪除克用外围羽翼,将其逼回河东,然后再数路出师,一举攻拔晋阳。”

“李匡威有何贼心?明远可知?”高仁厚用考较的语气说道。

“河北三镇,上上下下,数代联姻。艰难以来,更是多次联兵抗衡朝廷。幽州兵精粮足,户口繁盛,更有草原蕃部提供战马,实力在三镇中首屈一指。镇州王镕年少,匡威轻视,言辞多有托大,以长辈自居,一直想着吞并镇冀,随后再谋易定、魏博。若让其掩有此四镇之地,便是全忠亦不敢轻撄其锋。”

“宣帅杨行密,善抚百姓,然兵不精粮不足,屡战屡败。今岁以来,孙儒举淮、蔡之兵渡江南下,田頵、安仁义数战皆北,挡不得蔡兵一击,行密治下各城闻蔡兵至,皆望风自溃,不敢言战,最后还是靠着大水退了蔡兵。其人,尚需静待良机。”杜晓又说道。

孙儒在淮南祸害得实在太厉害。饿殍遍野,人自相食,竟然无财力养军了,于是只能去江南劫掠。

蔡兵勇悍,杨行密、钱镠被杀得惨败,各部奔溃。

前阵子孙儒进攻行密老巢宣州。行密凑了最后三万兵,决死一战,结果还是大败。本来又要跑路了,结果老天爷发威,难得一遇的洪水淹没了蔡兵营地,损失惨重,不得不退兵。

杨行密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不然他这个宣歙节度使也将地盘尽失,名不副实。

孙儒退兵后,杨行密壮着胆子攻滁州、和州,当地留守蔡兵一降一走,声势稍振。

杨行密,是有才能的,但兵太差了,这是他的死穴。

“李克用呢?”高仁厚又问道。

“克用左右为难,已不足为虑。”杜晓说道:“以如今之局势,河东两面受敌,只会越打越弱。克用吞并昭义五州,泽潞委李罕之镇守,然其残暴无比,动辄劫掠,民失稼穑,逃散略尽。邢、洺、磁三州,经年征战,府库空虚,百姓嗷嗷待哺,然克用还在大肆征兵,其人,竟还不如全忠。若非河东形胜之地,早亡矣。”

高仁厚站起身来,心情有些激昂。

河东,在北方诸镇中底子应该是最好的,但被玩成这副德性,李克用难辞其咎。

大帅若要兵进中原,该如何选择呢?如今看来,没得选,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攻伐王重盈父子。李克用若有见识,当不会坐视,这又是一个难题。

******

大同城下,气氛凝滞。

诸军轮番上阵,屡攻不克,死伤惨重。

非诸军不用命,实在是云州乃坚城,城内守军人数也多,在粮食没有耗尽的情况下,强攻实乃下下之策。

李克用也不想徒伤人命。

围城战中,从邢州等地征发来的军士死伤七千余,再打下去就要哗变了,因此他下令撤军了。

历史上李克用围城五个多月,就是打不下来,最后赫连铎军食耗尽,不得不弃城而走。

这会大同军根本没有粮食耗尽的迹象,李克用在众人劝说之下,不得不黯然退兵,以后再找机会。

“大帅,须做最坏的打算。”回师的路上,盖寓道。

他的声音不大,显然怕被其他人听见。

李克用眉毛扬了扬,道:“数镇联军都被击退了,何惧之有?”

大帅这话声音也不大,盖寓心中有数,又道:“全忠已转兵攻时溥,而今正是机会。”

“什么机会?”

“今可转兵攻河北。镇冀四州,户口近百万,王镕年少,取之不难。云州无钱无粮,唯一堆凶兵……”盖寓说道。

这个年代的河北,可能是大唐最富庶的地区,江南都比不上。

艰难以来,偶有战事,但大体平静,生活安定。

富饶的大平原上人烟稠密,盛产丝绸、粮食,盐铁之利亦不少,还和草原有贸易往来,取之可成帝业。

王镕一次能拉出来“十万骑”,李匡威动不动发十万步骑,即便其中包括大量临时征召的州兵、县镇兵、土团兵,那也非常惊人了,没有点经济基础是不可能的。

河北真正败落,还得是北宋三易回河,彻底将这片富饶的土地折腾完了,而此时却是全国的精华。盖寓劝李克用攻河北,便出于这个目的——河东本来人口是不下于成德等镇的,但现在不行了,必须从外面找补。

“君可知赫连铎的粮食哪来的?”李克用的神情有些不满意,问道。

“自然来自西面。”盖寓心情沉重地叹了口气,道:“此事,大帅不妨当不知道的好。”

“你!”李克用不意谋主竟然这么说,有些怒气勃发,道:“邵贼如此欺我,便当什么事也没发生?”

“大帅待如何?”盖寓问道。

“秋收之后,粮草充足,某便提兵北上,攻朔州,非得出了这口气。”李克用一甩马鞭,直接走了,不想再听盖寓劝。

道理他都懂,但心里不舒服,大不了与邵贼拼完了,一起死了算了。

“大王何事如此盛怒?”王妃刘氏掀开马车车帘,笑语吟吟地问道。

李克用沉默不语。

刘氏是河东大族,妇人也知书达理,兼且智计百出,李克用一向敬重,但这会心情不好,不想答话。

“前些日子,弟妇书信而来,言鄯州麸金甚多,已遣巧儿打制金器,腊月前送一批过来,为大郎庆贺生辰。”刘氏招了招手,李克用叹一口气,上了马车。

“弟妇为人,可比义弟强多了。”李克用冷哼一声。

刘氏笑了笑,道:“妾原本也打算送一些金银器到灵州,可听闻有军士劫掠矿场,矿监不能制……”

“这帮杀才!”李克用骂了一声,道:“回去便整顿军纪。劫掠百姓、矿场者,皆斩!”

“夫君小惩即可。军士们也是怨赏赐不足,心中不爽利罢了。而今府库不丰,若好好拾掇一下,鼓励生产,民勤于稼穑,府库丰殷,军士们自然就不劫掠了。”刘氏拉着李克用的手,笑道:“夫君乃顶天立地的英雄,这些小事,交给专人去做就是了。河东表里山河,向称沃壤,只要百姓安定,何愁不富?”

“夫人所言甚是。”李克用也是知道好歹的人,但很多时候控制不住脾气。

随着年事渐长,其实好多了,但盛怒之下依然会打骂军士,乃至杀人。

至于听不进劝,那就更多了。河东将佐们都知道,大帅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要劝,否则下场多半不妙。

“先回晋阳,不去朔州了。邵贼奸猾,又穷兵黩武,料想精穷精穷的,野无所掠,不如去打王镕小儿。”李克用吁了一口气,道。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