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我真不是什么大剑豪
听书 - 我真不是什么大剑豪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八十七章 还是交给我吧 (二合一)

夜色真美啊 / 2021-09-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不管别人信不信。

反正狩猎之神乌塔尔是信的。

因为他曾和燃耀之神一起前往那片域界,寻找风暴之神残识中所言拥有古神之力的人,最后的结果却是只有他一人回来。

尽管乌塔尔并没有能够亲眼目睹燃耀之神的陨落,可从风暴之神丹妮丝残识中读取的画面,却让他认识到了彼时彼刻或许也恰如此时此刻。

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乌塔尔的眉头紧蹙了起来,天河之门的位置和开启的时间,哪怕在神域之界的神祇中也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机缘。

为什么这个低等位面的人类会出现在天河中?

无尽深渊被海水填平,乌塔尔恐怕想破脑袋无法想到燃耀之神沃瓦道斯是死在了山崎海的手中没错,但死亡的方式其实略显真实了一些。

简单的来说就像是一个人被追赶,前方就是家的怀抱,没想到他在掏出钥匙打开家门的瞬间,被人后入爆杀了。

那么连带着,就连家门也被一起打开了,所谓的引狼入室也不过如此。

现在,狼来了。

......

狩猎之神乌塔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因为对方是一个人类而轻视对方——风暴之神和燃耀之神陨落的背后不可能是偶然或者巧合。

然而他这倒是冷静了,一转头,却发现牛皮糖般跟着他一起进入天河之中的自然之神艾希,却一脸的跃跃欲试。

真的吗?我不信。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艾希妩媚的脸上似笑非笑,仿佛在阐述着一个十分明显的事实,看向乌塔尔的目光却充满了暗示的深意。

啥意思?

乌塔尔愣了两秒,这才有些反应了过来,心中顿时更加愕然。

自然女神艾希,神域之界的本土中等神祇,没人知道她诞生于何时。

等到她成为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力量时,众多神祇却愕然发现自己神国中的子民不知何时都已经叛变了信仰。

艾希居然靠着不为人知的阴谋和手腕,暗地里策反了那些神祇的子民转投她,并且让其信仰更加牢固和狂热。

乌塔尔之所以不愿意和艾希打交道,实在是是因为这个家伙根本与其叫做什么“自然之神”,不如称为“阴谋与诡计之神”要更加合适些。

和这样的神祇打交道,那纯粹是掀自己的信徒太多,寿元太久,什么时候被卖了恐怕都不清楚。

此时,乌塔尔也有些反应过来艾希似笑非笑眼神中的深意。

她说的我不信,不是不相信所说的区区一个人类有多难招惹。

而是在暗示和提醒乌塔尔,不要试图用这种低劣的谎言来和她玩什么阴谋。

毕竟,

没有人,

比我更懂阴谋诡计。

意识到这一点,乌塔尔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心中却不由冷笑一声。

他都不清楚那个人类的深浅,不敢轻举妄动,这个自然之神硬是要头铁,那他肯定也不拦着。

你想试试,那就试试吧。

......

小山下,死水潭。

伊藤斋强行按捺下心头的激动和狂喜,将那块翠绿欲滴的玉石收入囊中,转身在面对山崎海和宇都宫士郎时却是脸色不变。

显然,他不打算多说些什么。

山崎海虽然瞧着那块玉石有很多不凡之处,隐隐有种熟悉的气息,但伊藤斋不打算多说他倒也没有追问的兴趣。

至于一旁的宇都宫士郎,他更是从头到尾都没看到那块玉石。

只看到伊藤斋在水潭中蛟龙袭来的瞬间,反应快到极致地一剑扫出。

刹那间,

蛟龙便已经崩碎破灭。

脸上一愣之后,宇都宫士郎赶紧上去道谢,毕竟从刚刚那头狰狞可怖的虚空攻势来看他显然也在打击面中。

伊藤斋这一剑无疑是化解了他们的“危机”。

面对宇都宫士郎衷心的道谢,伊藤斋到底是人老成精的老江湖了。

明显得了什么好处的他对此绝口不提,宇都宫士郎的感谢却照单全收。

山崎海瞥了一眼没有说话。

伊藤斋倒也没有得了便宜还卖乖,一定让山崎海也感谢他一下,只是兴奋地顾目四盼,旋即脸色不变地开口道,“看来这里也不像是表面上那么平静,两位小哥,接下来遇到什么危险还请让我出手。”

尊老爱幼的老实人宇都宫闻言赶紧摆手,“啊?那怎么好意思呢。”

“无妨。”

伊藤斋闻言立马脸色肃然道,“虽然此前我们没什么交情,但到了这里,咱们就都是生死与共的战友,那哪怕从年纪和经验上来说我也得多照顾两位小哥几分。”

老江湖到底是老江湖,一开口,就全都是“我都是为了你好”内味儿。

偏偏面嫩地宇都宫士郎还就吃这一套,略显感动地挠挠头说道,“那就多谢伊藤老先生了,师姐常说让我出门在外提防别人,人心隔肚皮,我就说这个世界好人总比坏人多,看吧,我说的没错。”

傻孩子,你师姐是对的。

山崎海闻言有些无语。

伊藤斋心里有鬼,相识时间短对于宇都宫士郎的性格也不甚了解。

听着听着,总觉得这看似憨厚的腼腆小哥话里有话,甚至有可能在阴阳怪气,指桑骂槐。

好在他人老皮厚,对此也就一笑置之,当然,事实上他不太在意宇都宫士郎的态度——他在意地是被冢原手冶如此看重的山崎海的态度。

山崎海注意到伊藤斋征询的视线,他对那块玉石倒也不稀罕。

哪怕伊藤斋收入囊中,他也感觉里面只是一股水元气息罢了,连他气海发生质变前的一滴重水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况且如今他的气海发生变化,萃取结晶,去芜存菁,山崎海对此自然是更没有什么兴趣了。

于是注意到对方的目光后,山崎海既没有像宇都宫士郎那般被蒙在鼓里的道谢,也没有当面拆穿,只是随口道,“嗯,伊藤桑请随意。”

坏了!

伊藤斋闻言脸色不变,心中却是“咯噔”一下。这小哥怕是看出了什么。

被冢原手冶那家伙重视的人,果然不是什么好忽悠的。

不过山崎海既然没拆穿,那想必也是为了照顾他的几分“薄面”,伊藤斋只要不动声色地微微颔首。

......

接下来,三人按照原本规划的路线,三人继续前行。

刚刚死水潭遇到了那头虚影,显然也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东西,他们走了小半天都没有再次遇到。

不过等他们快要沿着枯树林中干涸的河流深一脚浅一脚的快要走到河流尽头的时候,河流中暗褐色的淤泥骤然一阵蠕动。

“有情况!大家小心!”最先发现不对的宇都宫士郎赶紧出声提醒。

“放着我来!”

伊藤斋立马按住腰间武士刀,上前一步拦在了宇都宫士郎的身前,一派急公好义,义不容辞的慨然之色。

伊藤前辈真是好人啊...感觉到被照顾的宇都宫士郎心中感慨。

这时,河道中淤泥翻开。

一头形态和刚刚水潭中的蛟龙迥然相异的胖头鱼骤然跃出淤泥,旋即朝着岸边的三人喷出了一道水箭。

来的好!

伊藤斋年迈的身躯充满了干劲,举刀闪电般斩开了那道水箭。

下一刹,水炁剑型第五式的潮汐斩仿佛要切生鱼片般一道接一道的呼啸而去。

眼前这胖头鱼身体似虚非实,可暴射出的那道水箭尽管被伊藤斋斩开却也滋了他一身的不明液体,似乎比先前那头蛟龙还略胜一筹。

不过伊藤斋到底是巅峰大剑豪的实力,从他手中催使的水炁剑型包含着磅礴无尽的水炁之力。

再加上这些虚影本就是无数年前的生灵的亡魂,虽然有强有弱,但强也强的有限。

眼看那几道潮汐斩,分开水箭就要将淤泥中不请自来的胖头鱼切成“生鱼片”。

偏偏就在这时,

胖头鱼的上空陡然绿意盎然。

下一秒,一只色彩斑斓的花篮落下,瞬间将这条胖头鱼收入其中。

谁来抢我的怪?

伊藤斋见状心中一恼,下意识地想要转头,却没来得及转过来就硬住了。

在他的身前,只见一个体态妩媚的女子从干涸的河流对岸莲步款款地走来。

她的眸子清澈无比,五官精致巧夺天工,浑身上下除了翠绿的叶子遮挡和谐了一些关键部位外几乎是不着寸缕,看上去说不出的妖娆性感。

男人至死仍少年。

人不风流枉少年。

两句话连起来意思就是,伊藤斋这个老同志也有些把持不住了。

他的目光不自觉地下移到了那大片大片让人缺氧窒息的白嫩。

宇都宫士郎只看了一眼,就满脸通红地别过了头,一脸“师姐我不干净”了的愧疚神色。

山崎海见状不由有些无语,这家伙对他的世界还真是忠贞不二。

不过人老的好处就在于,脸皮足够厚,眼睛吃豆腐占好处两不误。

前方的伊藤斋脸色微微一沉,怒视着那大片的白嫩。

艹,真白。

心里这般想,但他嘴里却说道,“你是说什么人,为什么要抢...”

他本想说抢我的宝物,可话到嘴边,却顾及到身后的山崎海和宇都宫士郎两人还不知道这玩意“杀怪爆装备”。

于是就又变成了“为什么要出手相助?”

偏着头不去看对面的宇都宫士郎,听到伊藤斋语气不太对。

人家出手帮忙,

你还吼辣么大声干什么?

这样会不会不太礼貌?

不料他刚冒出这样的想法,河对面那个翠绿色的妖异女子就抬手一扬。

霎时间,地面上的腐败的落下和周围的枯木宛如老树逢春,陡然焕发了勃勃的生机。

从绽放嫩芽到落叶缤纷,树木的一生,似乎只在这一瞬间。

刹那间,

落叶止不住的纷纷而下。

然而吊诡无比的是,

这些翠绿的却犹如雨滴般悬停在那个妖娆女子的身体周围,伴随着她美目流转,抬起纤纤玉手的轻轻一点。

刹那间,只见那些落叶发出了轻微的颤鸣,宛若最锋锐的暗器,盘旋着狂风骤雨似地一股脑轰了上来。

如果放在平日里,遇到这种底细不明的对手,伊藤斋肯定会往后一闪,美其名曰将舞台留给后来的年轻人。

可眼下他煮熟的鸭子眼前飞了。

要知道,从刚刚那块玉石中他竟是感受到了八段大剑豪进阶的门槛五炁合一【本源】气息,如果能将其参透的话,那就是他领悟法则的机缘。

这对他很重要!

非常的重要!

谁要抢那就是断他生路!

于是顷刻间,一片寒冷的炁体就从伊藤斋的身上四溢散发了出来。

仿佛冬日深夜的寒霜,一点一点地朝着四周铺开,周围的空间仿佛也逐渐被染上了一层霜白之色。

水炁领域.绝对零度!

没错!

这就是伊藤斋的领域之力。

转眼之间,当那无数利剑般的落叶暴射过干涸的河道进入伊藤斋领域的刹那。

那一片片树叶顿时仿佛射入水中的箭矢般感受到了莫大的阻力,肉眼可见的纷纷变慢了下来,表面还被染上了一层霜白色。

“哼!不过如此!”提醒吊胆的伊藤斋睁开双眼,口中冷哼了一声。

说实话,他还是有点紧张的。

和上次随着山崎海一起进入碧蓝域界的三个老苟一样,伊藤斋也挺苟的,网络上甚至觉得他的外号应该叫兵库县“天苟”。

可这老家伙所以在兵库县声望还不错,是因为他的苟属于苟中求进,不会固步自封,该出头还是会出头的。

就比如眼下。

关乎自己的利益,哪怕摸不清对方的深浅,他也要先探探底。

可这个来历不明的妖娆女人,嗯,大是真的大,白是真的白...实力方面似乎并没有出乎他的想象。

与此同时,河对岸的自然之神艾希脸上却也浮现出了浅浅的笑意,回忆起刚刚狩猎之神乌塔尔的“劝告”。

绝对不能招惹的人类...

就这?

她的唇角有些不耐,于是弹指一挥。

嘭嘭嘭—!

河对岸,伊藤斋地绝对零度领域中,毫无预兆的爆裂声有如惊雷般炸响。

只见那片片绿叶陡然爆出的翠绿色的波纹圈圈,一道道连接相撞,随后形成了恐怖无比的冲击波!

伊藤斋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从自己的领域中硬生生剥离出来。

这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情况,痛楚恐怕不下于将人从皮囊中剥出...

啊——!

他惨嚎了一声,就一路喷着血倒飞而出,砸在了一株枯树上滑了下来,片刻后刚恢复意识就赶紧长刀拄地而起。

宇都宫士郎当场人就傻了...

“伊藤老先生...你没事吧?”他赶紧跑过去扶人。

伊藤斋也想起自己刚刚说的照顾,顿时脸皮臊的慌。

转头看了看似乎“没注意”到这里的山崎海,又看了看眼前一脸关切的宇都宫士郎。

伊藤斋对宇都宫士郎的第一反应却不是感激。

而是...

这小哥怕不是阴阳人吧?

还你没事吧?

血都喷成长虹了,

你看我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再想起刚刚宇都宫士郎刚刚的“阴阳怪气”,什么师姐让他出门小心别人...这小哥简直是曰本第一“阴阳师”啊!

“老先生,伤势重吗?你好像不是他的对手...”宇都宫士郎一边扶起伊藤斋,一边嘴里关切地说道。

淦!

还激将法?!

伊藤斋脸色跟猪肝差不多,憋着气摸了摸兜里刚得到的玉石,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咬牙道,“不,我刚大意了,这家偷袭我...这次我一定...”

不料他话还没说完,却见眼前光线一暗,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前,头也不回地开口说道:

“伊藤桑,还是交给我吧。”

......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