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西岭雪一回一回解红楼
听书 - 西岭雪一回一回解红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十八回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宝钗讽和螃蟹咏

西岭雪 / 2021-11-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美轮美奂的螃蟹宴

孔子说:“不时不食”,意思就是说吃东西要按季节时令,什么季节吃什么东西。所以春天时,宝钗和探春议事馋了,打发丫头去厨房点了份油盐炒枸杞芽儿,取其新鲜清爽;端阳炎暑,宝玉挨了打,最想吃的是小荷叶莲蓬汤;大冬天,群钗赏雪联诗,湘云惦记着支炉子烤鹿肉,贾母来凑兴时,凤姐劝说“我已预备下希嫩的野鸡,请用晚饭去,再迟一回就老了。”这都是食得其时。

贾府乃是钟鸣鼎食之家,于节令礼仪上格外注重,不仅讲究吃同玩,吃得当节当令,玩得雅俗共赏,还要讲究选地方,讲方式,不只吃美食,更要吃心情,把所有的节日都过得有滋有味,妙趣横生。

古人说:“春在花榭,夏在乔林,秋在高阁,冬在温室。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设宴环境很重要,春夏秋冬的筵席之地各不相同。贾府设宴便是这样,赏月要在凸碧山庄,赏雪要在芦雪广,赏桂要在藕香榭。

三十八回的螃蟹宴,是书中浓墨重笔写得最活色生香引动馋虫的一回。时在重阳,吃在水阁,又对着两棵桂花树,持螯赏菊,就更加雅致尽兴了。

同时,这里也可见凤姐管家之能,审美之高。贾母问在哪里,王夫人说:“老太太爱在哪一处,就在哪一处。”这话听上去恭谨,实则说了等于没说,是不动脑人的口头语。而王熙凤不愧是做事的人,早已经有预见有心思地安排下了:“藕香榭已经摆下了。那山坡下两棵桂花开的又好,河里的水又碧清,坐在河当中亭子上岂不敞亮,看着水眼也清亮。”

于是众人“咯吱咯吱”地过了竹桥,来到水中亭榭,既是游园,又是赏花,美味美景,真是令人馋涎欲滴。

宴赏之先,还特地让史湘云先念了遍亭上的黑漆嵌蚌对联:

“芙蓉影破归兰奖,菱藕香深泻竹桥。”

这对子显然由王维“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幻化而来,轻巧灵动,让这次饮宴更加有文化了。

这席螃蟹宴由史湘云做东、薛宝钗赞助,时间不详。但是隔不几回写刘姥姥游大观园,因巧姐儿着了凉,凤姐命彩明念《玉匣记》,念的是八月二十五日,于东南遇花神。按照这个日子倒推下来,螃蟹宴这天应是八月二十三。

可是第三十七回开篇说贾政点了学差,于八月二十日离京,合家送到洒泪亭。宝玉光阴虚度,岁月空添,然后才是探春兴建海棠社,紧接着有了这菊花宴,怎么看也不会只过了两三天的样子。

不过《红楼梦》里的时间惯做不得准,只能确定是在秋季菊黄蟹肥之季。不过,宝钗先是在两首菊花诗里说:“谁怜为我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接着讽和螃蟹咏时又说:“桂霭桐阴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接二连三提及“重阳”,可见这螃蟹宴的日子即便不是九月初九,也是前后几天。

螃蟹宴的缘起是湘云一片兴头地加入诗社,先就要做个东道,可是大话说出去了才想起不知这笔请客钱从哪里腾挪。宝钗一心拉拢湘云,不但一片真心体谅她拿不出钱做东的难处,且代为谋虑妥当,出钱出力筹办螃蟹宴助其过关:

“这个我已经有个主意。我们当铺里有个伙计,他家田上出的很好的肥螃蟹,前儿送了几斤来。现在这里的人,从老太太起连上园里的人,有多一半都是爱吃螃蟹的。前日姨娘还说要请老太太在园里赏桂花吃螃蟹,因为有事还没有请呢。你如今且把诗社别提起,只管普通一请。等他们散了,咱们有多少诗作不得的。我和我哥哥说,要几篓极肥极大的螃蟹来,再往铺子里取上几坛好酒,再备上四五桌果碟,岂不又省事又大家热闹了。”

宝钗此举实在大方周到,一举三得:一则替薛家请贾母一聚,反正螃蟹是现成之物,几桌席面儿对薛家来说只是区区小菜,而请贾母却是一件大事,难得有面子的;二则帮了湘云,深得其感激,又开了诗社,大家高兴;三则虽是由湘云出面做东,然而园中上上下下自然都知道其实是宝钗帮衬,这人情全做在了表面上,一点不浪费。

所以这次螃蟹宴排场甚大,从贾母到体面丫鬟都请到了,府中上下没有不感念宝钗大方恩厚的,宝钗向二奶奶的宝座又前进了一步。

苏州人吃螃蟹是相当讲究的,还专门备有特殊工具“蟹八件”。贾府中人会不会使用蟹八件没有提,但是吃蟹后,要烫了“合欢花浸的酒”,用“乌银梅花自斟壶”倒在“小小的海棠冻石蕉叶杯”里,又用“菊花叶儿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来洗手,真是精致风雅得紧。

同时,借着吃蟹说笑,又将各人性情面面俱到地点化一番,上自贾母,薛姨妈,下至鸳鸯,平儿等丫鬟,各有各吃相。比如螃蟹性寒,故而凤姐吩咐烫滚酒,要姜醋,以此祛寒。贾母嘱咐湘云:“别让你宝哥哥林姐姐多吃了。你两个也别多吃。那东西虽好吃,不是什么好的,吃多了肚子疼。”

但是凤姐却偏偏吃不够,不但吃蟹黄时特别强调:“多倒些姜醋。”后来还打发平儿专门多要了十个大的,还特意声明:“多拿几个团脐的。”也就是母蟹,可见多喜欢吃蟹黄。

从口味见性情,也是《红楼梦》特有的笔法。所以黛玉会选海棠杯来喝酒,凤姐吃蟹要多倒些姜醋,而宝钗会宴后余香,写出了咏蟹绝唱。

今天的我们,越来越贪吃,张口闭口舌尖上的人生,却吃得粗糙而鄙俗。螃蟹易得,“菊花叶儿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何在?纵有替代的风雅方子,却又去哪里寻得志同道合之十二钗红翠相伴,共度美景良辰呢?

贾母对这次蟹宴显然也是满意而难忘的,隔了两日,宴请刘姥姥时,特地安排伶女们坐在藕香榭中,自己反在岸上缀锦阁下,因为又近又宽敞,“借着水音更好听。”

这与凤姐选在藕香榭赏桂正是异曲同工,隔岸对峙。两人审美要求如此一致,难怪贾母那么喜欢凤姐儿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