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西岭雪一回一回解红楼
听书 - 西岭雪一回一回解红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十三回 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

西岭雪 / 2021-11-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凤姐生日的暗示

《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共正面详细描写了四次大生日:宝钗、熙凤、宝玉、贾母。

而每次生日,都有许多谶言预兆式的情节发生:

在宝钗的十五岁生日宴上,宝玉第一次听曲文而悟禅机,暗示了他出家的宿命;

怡红院群芳开夜宴为宝玉祝寿,众人占花名游戏,更是典型的谶语;

贾母的八十寿宴是书中最后一次生日,在热闹繁华的表面下,“悲凉之雾,遍布华林”,连精明能干的凤姐也力绌图穷,显露出江淹才尽之象。

那么,作者花费了大量笔墨,写了第四十三回《闲取乐偶攒金庆寿不了情暂撮土为香》和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整整两回的凤姐生日宴,又向我们透露出了一些什么样的信息与暗示呢?

首先,是凤姐和尤氏两人对话中的玄机。

贾母做主,让众人学小家子凑分子,为凤姐办生日,又将这事交给尤氏办,“越性叫凤丫头别操一点心,受用一日才算。”尤氏往凤姐房中商议,打趣说:“你瞧他兴的这样儿!我劝你收着些儿好。太满了就泼出来了。”

这句“太满了就泼出来了”,正与此前秦可卿向凤姐报梦时所说的“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同一意思,而可卿,又正是尤氏的儿媳妇。焉知这不是作者借尤氏之口第二次泄露天机?

次日尤氏与凤姐算账时,见短了凤姐答应替出的李纨一份,嘲骂道:“我看着你主子这么细致,弄这些钱那里使去!使不了,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庚辰本在此双行夹批:“此言不假,伏下后文短命。尤氏亦能干事矣,惜不能劝夫治家,惜哉痛哉!”明言这句是谶语。

待到席上,尤氏与凤姐敬酒时,又调笑说:“我告诉你说,好容易今儿这一遭,过了后儿,知道还得象今儿这样不得了?趁着尽力灌丧两钟罢。”脂砚又有夹批说:“闲闲一语伏下后文,令人可伤,所谓‘盛筵难再’。”

——又是“太满了就泼出来了”,又是“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又是“盛筵难再”,真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们:贾府的好日子就要过去了,而这悲风,将从尤氏和凤姐这两个宁荣府的内当家开始吹起。

可卿判词中原有“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的句子,而宁府长孙媳秦可卿之死,乃是由凤姐操办;尤氏之妹尤二姐之死,又由凤姐一手造成;这两件宁国府的“造衅”一旦闹腾出来,凤姐都绝对难辞干系——是因为这样,书中才要借尤氏之口一再向凤姐提出警告吗?

凤姐生日宴上还有一个不和谐音来自宝玉。

此日贾府华筵,宝玉却往水仙庵祭金钏,回来又遇见玉钏“独坐在廊檐下垂泪”,偏于繁花闹管中写出一片凄凉来。

更加可叹的是,宝玉祭钏,众人都不解缘故,连玉钏都不能相知,唯有黛玉却心有灵犀,早知端的,故意借了戏目《荆钗记》劝慰宝玉,宁不令人赞叹雪芹神笔,一字千钧?

而最“变生不测”,还是贾琏与鲍二家的偷情,被凤姐撞破。

贾琏偷腥并不意外,惊诧的是两人的床头话—一那鲍二家的理所当然地问:“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

仆婢背后非议主子已是可恶,更何况偷了主子的男人还要咒主子早死,这鲍二家的确实不堪!而其竟敢如此无法无天,自然是贾琏纵容。那贾琏与凤姐原也算得上恩爱,背后竟然这样诽谤诅咒,且是联同下人一起咒骂自己老婆早死,何其冷酷忍心!

凤姐窗外听闻,又何其伤心!之前两人也是有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恩爱时光的,这才几年,非但全无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的情趣,甚至连起码的同舟共济都谈不上了。一日夫妻百日恩,怎能如此薄情?

正如凤姐含泪所问:“千日不好,也有一日好。可怜我熬的连个淫妇也不如了,我还有什么脸过这个日子?”

且说大闹一场后,贾母出面调停,命贾琏与凤姐赔罪。“贾琏听如此说,又见凤姐儿站在那边,也不盛妆,哭的眼睛肿着,也不施脂粉,黄黄脸儿,比往常更觉可怜可爱。”

脂砚特地在“黄黄脸儿”后面批了一句:“大妙大奇之文,此一句便伏下病根了,草草看去便可惜了作者行文苦心。”暗示凤姐终究难脱短命之运。

同时,这一回中也可以明白地看出封建家庭的伦理秩序:贾母无论多么疼爱偏袒凤姐,真正奉行的准则还是“夫为妻纲”。贾琏偷情在她看来完全不是什么错处,“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人都打这么过的。”且反打趣凤姐说:“他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了。”更教训了平儿,在明知平儿受委屈后还说:“今儿是他主子的好日子,不许他胡闹。”

丈夫可以对不起妻子,妻子不能吃醋;主子可以冤枉了奴才,奴才不能委曲。这就是封建社会的礼,老祖宗维护的理!这也是后来再有了尤二姐之事,凤姐再不敢张扬大闹,转而笑里藏刀暗剑杀人的缘故。

凤姐的这次生日过得,威风也真威风,悲凉也真悲凉,正合了“盛筵必散,乐极生悲”那句话。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完,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中,又借赖嬷嬷之口补出一件小事:

凤姐作笑道:“正是我要告诉你媳妇,事情多也忘了。赖嫂子回去说给你老头子,两府里不许收留他小子,叫他各人去罢。”赖大家的只得答应着。周瑞家的忙跪下央求。赖嬷嬷忙道:“什么事,说给我评评。”凤姐儿道:“前日我生日,里头还没吃酒,他小子先醉了。老娘那边送了礼来,他不说在外头张罗,他倒坐着骂人,礼也不送进来。两个女人进来了,他才带着小幺们往里抬。小幺们倒好,他拿的一盒子倒失了手,撒了一院子馒头。人去了,打发彩明去说他,他倒骂了彩明一顿。这样无法无天的忘八羔子,不撵了作什么!”

自有了“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这句话,我们都知道,“馒头”在书中的意味非同寻常。宝玉说过:“怪道我们家庙说是‘铁槛寺’呢。”

只怕还要再补一句:“怪道‘水月庵’又被叫作‘馒头庵’呢。”

固然,书中对“馒头庵”的解释是“因他庙里做的馒头好,就起了这个浑号”,然而这只是在瞒人,其真实含义无非是再次提醒关于“铁门槛”与“土馒头”的佛偈。

王熙凤生平第一件恶事:收取净虚银子是在馒头庵里所为,那么周瑞家的儿子在她生日里“撒了一院子馒头”,又意味着什么呢?可是有“馒头庵事发”的暗示?

前文已经讨论过周瑞家的女婿冷子兴与凤姐千丝万缕的关系,此处又出来一个周瑞家的儿子,看来,在贾府之败、凤姐之死这件事上,周瑞一家子可真是没做过什么好事啊。

而贾琏、凤姐夫妻的情感,也从此回开始急转直下,从前的蜜里调油换成了如今的同床异梦,而到了尤二之死后,更是转目成仇;而王熙凤惨死之兆,也早已尽行预演在她的生日宴上了,这样的巧妙安排,也真令人赞而复叹!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