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西岭雪一回一回解红楼
听书 - 西岭雪一回一回解红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十六回 尴尬人难免尴尬事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

西岭雪 / 2021-11-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鸳鸯抗婚

曹雪芹最擅长的就是一笔写几人同事,比如鸳鸯抗婚一段,除了写鸳鸯,写贾赦,写邢夫人,还同时写了凤姐,写了平儿,写了宝玉、袭人乃至王夫人、探春等诸人,并通过每人面对同一件事的不同表现,不但进一步完善了各人性格,也将故事本身写得更加跌宕起伏,丰富多彩。

其中凤姐的表现最为令人喝彩。

贾赦命邢夫人向老太太求情要娶鸳鸯,邢夫人为人愚钝固执,并无主意,遂同凤姐商议:“我想这倒是平常的事,只是怕老太太不给,你可有法子?”

凤姐身为儿媳妇,又是荣府内当家,第一反应非常果断明白:“依我说,竟别碰这个钉子去。”

先明确地说出意见,然后分析缘故:“老太太离了鸳鸯,饭也吃不下去的,那里就舍得了?况且平日说起闲话来,老太太常说,老爷如今上了年纪,作什么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放在屋里,没的耽误了人家。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作去,成日家和小老婆喝酒。太太听这话,很喜欢老爷呢?这会子回避还恐回避不及,倒拿草棍儿戳老虎的鼻子眼儿去了!”再进一步说明自己的态度,并分析后果,“太太别恼,我是不敢去的。明放着不中用,而且反招出没意思来。老爷如今上了年纪,行事不妥,太太该劝才是。比不得年轻,作这些事无碍。如今兄弟、侄儿、儿子、孙子一大群,还这么闹起来,怎样见人呢?”

这番话,从老太太的立场先说起,方方面面提及了老爷、太太乃至兄弟子侄的利害关系和可能态度,不可谓不周全缜密。

偏偏邢夫人又蠢又倔,一根筋,听了不受用,反而冷笑道:“大家子三房四妾的也多,偏咱们就使不得?”先拿大道理压人,再一厢情愿地猜测,“就是老太太心爱的丫头,这么胡子苍白了又作了官的一个大儿子,要了作房里人,也未必好驳回的。”不但不听劝,还反过来找起凤姐麻烦来,“我叫了你来,不过商议商议,你先派上了一篇不是。”

话说到这一步,凤姐自然不便再劝了。此处借凤姐心思,书中第一次为邢夫人做了一个性格侧写:

“凤姐儿知道邢夫人禀性愚犟,只知承顺贾赦以自保,次则婪取财货为自得,家下一应大小事务,俱由贾赦摆布。凡出入银钱事务,一经他手,便克啬异常,以贾赦浪费为名,‘须得我就中俭省,方可偿补’,儿女奴仆,一人不靠,一言不听的。”

这段话可谓是邢夫人的一段定评,清楚地注明乃是一介愚人。俗话说,“没有办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邢夫人就是这样一位又固执又自以为是的装睡者,劝也白劝。

但是一般人遇到邢夫人的固执,多半会有两种表现:那不合时宜一味秉直的会苦劝不已,口口声声“我是为你好”,其实一般愚拙;聪明圆滑的便多半罢手不劝,敬而远之。凤姐却偏偏出人意表,会有第三种表现:劝不赢,反过来凑趣助兴,倒挑唆着邢夫人立即行动:“依我说,老太太今儿喜欢,要讨今儿就讨去。”还很卖力地出主意,“我先过去哄着老太太发笑,等太太过去了,我搭讪着走开,把屋子里的人我也带开,太太好和老太太说的。给了更好,不给也没防碍,众人也不知道。”说得何等体贴知心?

于是邢夫人立刻喜欢起来,还自做聪明地说要先和鸳鸯说,只要鸳鸯愿意,老太太也不好反对的。在她心目中,自然认为人人都和她一样只看眼前利益,做丫鬟的能被老爷看中,当个小老婆,成了半个主子,难道会有不愿意的吗?

凤姐明知未必,却不再劝,反而说:“到底是太太有智谋,这是千妥万妥的。别说是鸳鸯,凭他是谁,那一个不想巴高望上,不想出头的?”这话正说到邢夫人心里去,自然眉开眼笑。

凤姐儿看到邢夫人再不怪自己不帮忙了,却又立刻推翻前面说要打前锋哄老太太开心的话,另改了一番说辞,要请邢夫人吃饭,且说:“不如这会子坐了我的车一齐过去倒好。”免得事后不成,让邢夫人怀疑自己走了风声。

待到了府中来,又改了第三种方案:“太太过老太太那里去,我若跟了去,老太太若问起我过去作什么的,倒不好。不如太太先去,我脱了衣裳再来。”

瞬息三变,凤姐从“我先过去哄着老太太发笑”,改成“不如这会子坐了我的车一齐过去倒好”,再索性到“不如太太先去,我脱了衣裳再来。”一步一退,越退越远,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的,面儿上却偏偏表现出一副极为热心主动积极的态度的,这就是王熙凤的与众不同之处,八面玲珑之风了!

这还不算,凤姐自己避了开去,回到房中,怕邢夫人随后过来惹闲气,连平儿都早早打发了:“太太必来这屋里商议,依了还可,若不依,白讨个臊,当着你们,岂不脸上不好看。你说给他们炸鹌鹑,再有什么配几样,预备吃饭。你且别处逛逛去,估量着去了再来。”真正周到细心,方方面面,无不顾到,难怪周瑞家的说她“少说也有一万个心眼子”。

后来鸳鸯的嫂子金文翔媳妇碰了钉子回来,向邢夫人告诉说:“袭人也帮着他抢白我,也说了许多不知好歹的话,回不得主子的。”凤姐自知平儿必在旁边,先发制人说:“你不该拿嘴巴子打他回来?我一出了门,他就逛去了,回家来连一个影儿也摸不着他!他必定也帮着说什么呢。”金家媳妇哪敢接茬,难道果然“嘴巴子打他回来”不成?连忙改口说:“平姑娘没在跟前,远远的看着倒像是他,可也不真切,不过是我白忖度。”凤姐犹自装腔作势,明明是她支使平儿躲出去的,这会儿却命人打将平儿回来,丰儿赶紧回话说:“林姑娘打发了人下请字请了三四次,他才去了。奶奶一进门我就叫他去的,林姑娘说:‘告诉你奶奶,我烦他有事呢。’”

这谎儿撒得相当夸张,林黛玉找平儿还用得着下“请”字么,还要“请了三四次”,还扣着人不放,说“我烦他有事”,能有什么事呢?分明是哄鬼的话。可是府中人人知道黛玉性子娇贵,不按常理出牌,谁还敢问她去不成?因此凤姐还要继续演戏说:“天天烦他,有些什么事!”好像自己也很为此困扰,只是拿黛玉没办法似的,让邢夫人完全接不下去。因此下面便道:“邢夫人无计。吃了饭回家,晚间告诉了贾赦。”

凤姐对邢夫人的态度,从头到尾都是恭敬迎合,实则阳奉阴违。但这不是凤姐的错,她并非一味要虚以委蛇,起初是含了劝谏之意的,无奈邢夫人不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倒拿草棍儿戳老虎的鼻子眼儿”,凤姐索性再推她一把,这就是凤姐的特殊性了。

及至后来鸳鸯在贾母座前轰轰烈烈地演出了一幕抗婚大戏,贾母震怒之余怪罪众人,又说凤姐不提点自己,凤姐的机灵劲儿又上来了,一不道歉二不分辩,反派贾母罪名:“我倒不派老太太的不是,老太太倒寻上我了?”满屋的人都诧异起来:“这又奇了,倒要听听这不是。”凤姐儿遂巧舌如簧,以退为进说:“谁教老太太会调理人,调理得水葱儿似的,怎么怨得人要?我幸亏是孙子媳妇,若是孙子,我早要了,还等到这会子呢。”

貌似派不是,实则一夸贾母会调教,强将手下无弱兵,二夸鸳鸯出色,水葱儿一样的人,三替公公贾赦分辩,谁看着这样的美人儿都想要,这没错呀。所以凤姐这番话可以说是滴水不露,奉承三家,喜得贾母说:“你带了去给琏儿放在屋里,看你那没脸的公公还要不要了!”这可让凤姐不敢接茬——说要,那是跟贾赦叫板;说不要,是不给老祖宗和鸳鸯面子,于是自贬自嘲说:“琏儿不配,就只配我和平儿这一对烧糊了的卷子和他混罢。”用“烧糊了的卷子”遥遥比照“水葱儿”,引得贾母和众人一乐,也就四两拨千金,让贾母的气消了一半。

之后贾母要玩牌,王熙凤更是妙语如珠,花样叠新,引得贾母好生乐呵,这位孙子媳妇竟比说相声儿的还机灵俏皮,既擅管家,又会逗趣,要说当家奶奶还真不容易做呢!

(二)

宝钗识通灵之际,书中曾附录一诗,诗中有“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运不光”之句。

而鸳鸯的父亲,偏偏就叫作金彩。可见这父女的名字都是反语,因为鸳鸯终究不成双。

在前文《林红玉的归宿》中我们曾分析过丫鬟的三种出路:

第一种是攀高枝儿,被主子看中收房,纳为妾室,比如平儿、袭人等。邢夫人诱劝鸳鸯时说:“你跟了我们去,你知道我的性子又好,又不是那不容人的人。老爷待你们又好。过一年半载,生下个一男半女,你就和我并肩了。家里的人你要使唤谁,谁还不动?现成主子不做去,错过这个机会,后悔就迟了。”

然而被爷们收了又生下一男半女的人,现成的就有个赵姨娘,何曾与王夫人比肩来着?月银不过二两,亲生女儿都看不起她,虽说是她自己不尊重,可是与芳官吵架时,芳官会说“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罢了”,可见一辈子仍然打在奴册上。

鸳鸯是瞧不上“奴字号”的,心高志大,显然不打算一辈子做奴才,哪怕是顶着“半个主子”名衔的奴才也不要做,所以这条路并不肯选,便选也是要选贾琏,怎么也不会看上又老又色的贾赦。

第二条出路是家生子儿最常规的结局,到了年龄,在奴才中择个小子一嫁一娶,再生下小奴才来,便如李嬷嬷骂袭人时所说的“好不好拉出去配一个小子”;

凤姐顺从邢夫人之意时也说过:“别说是鸳鸯,凭他是谁,那一个不想巴高望上,不想出头的?这半个主子不做,倒愿意做个丫头,将来配个小子就完了。”

贾赦闻说鸳鸯抗婚,则说:“叫他早早歇了心,我要他不来,此后谁还敢收?此是一件。第二件,想着老太太疼他,将来自然往外聘作正头夫妻去。叫他细想,凭他嫁到谁家去,也难出我的手心。”

这说的是第三种出路。即是蒙主子施恩开发,削去奴籍,还了自由身,自行择婿完婚,从此摆脱奴才身份,做正经夫妻。

书中说柳五儿拒嫁钱槐,“柳家父母却也情愿,争奈五儿执意不从,虽未明言,却行止中已带出,父母未敢应允。近日又想往园内去,越发将此事丢开,只等三五年后放出来,自向外边择婿了。”说的便是这种打算。

林之孝夫妻不让小红显山露水,显然打的也是一样的主意,指望将来大了放出来,还其自由身,另择平头夫妻去。

袭人向宝玉撒娇时也说过:“自我从小儿来了,跟着老太太,先服侍了史大姑娘几年,如今又服侍了你几年。如今我们家来赎,正是该叫去的,只怕连身价也不要,就开恩叫我去呢。”可见此种情形并不罕见。

赖大的儿子赖尚荣,几辈子的家生奴才,蒙恩自小放了出来,读书上学,后来竟做了官,可谓是奴才中最辉煌的成绩了。

但是贾赦却用一句话把鸳鸯的三条出路都堵死了:不跟自己,也别想跟贾琏或宝玉,我不要,谁也不敢收;更别想着出了贾府嫁人,逃不出我的手心。

当然他也给鸳鸯指了第四和第五条路:或死,或一辈子不嫁人。而且恐吓金文翔说:“我明儿还打发你太太过去问鸳鸯,你们说了,他不依,便没你们的不是。若问他,他再依了,仔细你的脑袋!”

明说是让金文彩问问妹子依不依,实则等于告诉他:第一,还会让邢夫人接着问,而且问不出结果不算完;第二,此事若办得不合我意,“仔细你的脑袋”!

因此那金文翔吓得回家后等不及媳妇转述,自己就跟妹子竹筒倒豆子了,等于是逼婚。鸳鸯此时明知已走进死巷,就算再说一万个不愿意,不过是大闹一场,此事终究没完没了,而且被哥哥接回了家,没有贾母护庇,后面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于是急中生智,以退为进,假装答应了婚事,说要面禀贾母,却反身来在大庭广众前上演了一幕断发明志。

(三)

金文翔忙应了又应,退出回家,也不等得告诉他女人转说,竟自已对面说了这话。把个鸳鸯气的无话可回,想了一想,便说道:“便愿意去,也须得你们带了我回声老太太去。”他哥嫂听了,只当回想过来,都喜之不胜。他嫂子即刻带了他上来见贾母。

可巧王夫人、薛姨妈、李纨、凤姐儿、宝钗等姊妹并外头的几个执事有头脸的媳妇,都在贾母跟前凑趣儿呢。鸳鸯喜之不尽,拉了他嫂子,到贾母跟前跪下,一行哭,一行说,把邢夫人怎么来说,园子里他嫂子又如何说,今儿他哥哥又如何说,“因为不依,方才大老爷越性说我恋着宝玉,不然要等着往外聘,我到天上,这一辈子也跳不出他的手心去,终久要报仇。我是横了心的,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莫说是‘宝玉’,便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着我,我一刀子抹死了,也不能从命!若有造化,我死在老太太之先;若没造化,该讨吃的命,伏侍老太太归了西,我也不跟着我老子娘哥哥去,我或是寻死,或是剪了头发当尼姑去!若说我不是真心,暂且拿话来支吾,日后再图别的,天地鬼神,日头月亮照着嗓子,从嗓子里头长疔烂了出来,烂化成酱在这里!”原来他一进来时,便袖了一把剪子,一面说着,一面左手打开头发,右手便铰。众婆娘丫鬟忙来拉住,已剪下半绺来了。众人看时,幸而他的头发极多,铰的不透,连忙替他挽上。

鸳鸯此举,可谓审时度势,有勇有谋,首先要豁得出去,其次还要把握得宜。她面见贾母后连发誓带行动的一番表白,当着众人的面把事情通了天,自然是有把握贾母会向着她的,会当众有番说法,这样就把事情坐实了,再不生意外,至少是眼前这关算过去了。

这样的以退为进,而又果敢明决,连凤姐也要甘拜下风。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一回中,极写其心机深沉,性情刚烈:

完美佳人金鸳鸯

胡兰成曾盛赞鸳鸯,说:“大观园里的人,黛玉,宝钗,凤姐,晴雯,袭人她们单举出一人都只能代表大观园的生活气象的一部分,只有鸳鸯,从她身上使人感觉出大观园的生活气象的全部。她有黛玉晴雯的深情,却没有黛玉的缠绵悱恻,晴雯的盛气凌人。有凤姐的干练,没有凤姐的辣手;和凤姐一般的明快,但她更蕴藉。她和袭人一般的服侍人,但她比袭人华贵。她是丫头,看来却不像丫头,自然也不是小姐,奶奶,夫人,但她是她们全体。在她身上几乎还可以找出妙玉的成分,但妙玉的是洁癖,她的是洁净。诸人之中,没有一个比得上她的艳,一种很淳很淳的华美。从她身上找不出一点点病态。”

一句话,鸳鸯是个完人!

细看书中诸人对她的评价,似乎也的确如此。

李纨曾说:“大小都有个天理。比如老太太屋里,要没那个鸳鸯,如何使得。从太太起,那一个敢驳老太太的回,现在他敢驳回。偏老太太只听他一个人的话。老太太那些穿戴的,别人不记得,他都记得,要不是他经管着,不知叫人诓骗了多少去呢。那孩子心也公道,虽然这样,倒常替人说好话儿,还倒不依势欺人的。”

而接着这话,惜春笑道:“老太太昨儿还说呢,他比我们还强呢。”平儿也道:“那原是个好的,我们那里比的上他。”

——竟是奶奶、姑娘、丫鬟,上上下下,个个都说鸳鸯的好。

连贾母也口口声声地说:“我这屋里有的没的,剩了他一个,年纪也大些,我凡百的脾气性格儿他还知道些。二则他还投主子们的缘法,也并不指着我和这位太太要衣裳去,又和那位奶奶要银子去。所以这几年一应事情,他说什么,从你小婶和你媳妇起,以至家下大大小小,没有不信的。”

——贾母都这样说了,哪里还有人敢不信,还敢挑鸳鸯的错儿呢?

不过鸳鸯能得到这样的地位权势,是有真才实料的。

她的名字见于回目共有三次,第四十回《金鸳鸯三宣牙牌令》,是鸳鸯第一次入回目,极写鸳鸯之能干,令行禁止,不愧为荣府第一大丫头。

凤姐儿忙走至当地,笑道:“既行令,还叫鸳鸯姐姐来行更好。”众人都知贾母所行之令必得鸳鸯提着,故听了这话,都说:“很是。”凤姐儿便拉了鸳鸯过来。王夫人笑道:“既在令内,没有站着的理。”回头命小丫头子:“端一张椅子,放在你二位奶奶的席上。”鸳鸯也半推半就,谢了坐,便坐下,也吃了一钟酒,笑道:“酒令大如军令,不论尊卑,惟我是主。违了我的话,是要受罚的。”王夫人等都笑道:“一定如此,快些说来。”鸳鸯未开口,刘姥姥便下了席,摆手道:“别这样捉弄人家,我家去了。”众人都笑道:“这却使不得。”鸳鸯喝令小丫头子们:“拉上席去!”小丫头子们也笑着,果然拉入席中。刘姥姥只叫:“饶了我罢!”鸳鸯道:“再多言的罚一壶。”刘姥姥方住了声。

这样的气魄胆色,明断伶俐,大观园众丫鬟中可有第二个?“酒令大如军令,不论尊卑,惟我是主”数句,颇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敏探春兴利除宿弊”之风范,杀罚利落,痛快淋漓。

而且贾母行令必得鸳鸯提着,而这一回王夫人的令则干脆是鸳鸯替说,可见其阅识聪敏尚且远在夫人之上。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一回中,又极写其才貌出色,心机深沉,性情刚烈。

邢夫人说她:“这些女孩子里头,就只你是个尖儿,模样儿,行事作人,温柔可靠,一概是齐全的。意思要和老太太讨了你去,收在屋里。你比不得外头新买的,你这一进去了,进门就开了脸,就封你姨娘,又体面,又尊贵。你又是个要强的人,俗语说的,‘金子终得金子换’,谁知竟被老爷看重了你。如今这一来,你可遂了素日志大心高的愿了,也堵一堵那些嫌你的人的嘴。”

这番话虽是讨好,却是实情——“模样儿,行事作人,温柔可靠,一概是齐全的。”

而鸳鸯自己则对平儿说:“这话我且放在你心里,且别和二奶奶说:别说大老爷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这会子死了,他三媒六聘的娶我去作大老婆,我也不能去。”

——真没亏负了“志大心高”的定评!

然而鸳鸯的志大心高,却不同于黛玉的“孤高自许,目无下尘”,妙玉的“好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亦不同于晴雯的“风流夭巧招人怨”。她虽然敢作敢为,并不是一味拿大、目中无人,在她诸多优秀品格中,最珍贵的还是“体谅”二字。

拿刘姥姥取了笑之后,她会特地走来笑道:“姥姥别恼,我给你老人家赔个不是。”催着小丫头换茶。刘姥姥临走时,又送她许多衣裳,尽足待客之道。

撞见司棋好事,“自己反羞的面红耳赤”,诚如庚辰本双行夹批:“是聪敏女儿,妙!”“是娇贵女儿,笔笔皆到。”连给了鸳鸯两个考语:聪敏,娇贵。事后听闻司棋病重,又特地赶来劝慰,反自己立身发誓地赌咒:“我告诉一个人,立刻现死现报!你只管放心养病,别白糟踏了小命儿。”

知道凤姐被邢夫人排揎,背地打听清楚了告诉贾母,又同众人说:“他也可怜见儿的。虽然这几年没有在老太太、太太跟前有个错缝儿,暗里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又说,“如今咱们家里更好,新出来的这些底下奴字号的奶奶们,一个个心满意足,都不知要怎么样才好,少有不得意,不是背地里咬舌根,就是挑三窝四的。我怕老太太生气,一点儿也不肯说。不然我告诉出来,大家别过太平日子。”

而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奴字号”队伍中的。难怪胡兰成说:“她是丫头,看来却不像丫头,自然也不是小姐,奶奶,夫人,但她是她们全体。”

一个集合了大观园群芳品格的真正兼美之人,却又不似可卿的风流失贞,既锋芒毕露又含蓄内敛,既嫉恶如仇又慈悲为怀,既泼辣明断又温柔敦厚,既烟视媚行又洁身自好,可不是个真正的完人么?

然而命运最喜欢同人开玩笑,这样的一个完人,人生却偏偏不完美,枉自叫了鸳鸯,却被迫立誓一世不成双,也真真令人扼腕。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