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西岭雪一回一回解红楼
听书 - 西岭雪一回一回解红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六十八回 苦尤娘赚入大观园 酸凤姐大闹宁国府

西岭雪 / 2021-11-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贾琏的妻妾排行

凤姐耽精竭虑,劳心劳力,第五十五回开篇便写凤姐因小产而病倒了,又产后失于调养,以至病了大半年。

第六十四回宝玉生日,贾敬发丧,还在四月下旬,所以凤姐仍在病中,众人都认为她已经好不了了。贾琏更是忙不迭地偷腥了。

但是贾琏对凤姐薄情,却对尤二多情,是打算要长相厮守,还想扶她作正室的。尤二姐嫁贾琏,是行了婚礼入了洞房,是正式的夫妻。

王熙凤接尤二入贾府时,平儿上来参见,尤二忙还礼说:“妹子快休如此,你我是一样的人。”凤姐却说:“折死他了!妹子只管受礼,他原是咱们的丫头。以后快别如此。”

可见尤二身份远较平儿为高,是宁国府内当家尤氏的妹子,贾府正经亲戚,如今嫁了贾琏,虽非原配正妻,却也是婚媒聘取的正经二房;而平儿不过是王家的一个奴才,随凤姐陪嫁入贾府,被贾琏收了房的,连个“姨娘”都没挣上,仍是“平姑娘”。

关于“二房”的身份,开篇贾雨村娶娇杏,也是遣人去甄家,“送了两封银子、四匹锦缎,答谢甄家娘子,又寄一封密书与封肃,转托问甄家娘子要那娇杏作二房。”

这是提媒娶亲,正式二房,所以后来顺理成章扶了正。而贾琏娶尤二,打的也是一样的主意,只可惜尤二红颜薄命,到底未能“侥幸”。

古时男人三妻四妾,除正妻外,还可以再娶两个“平妻”,妻以下是妾,如赵姨娘、嫣红、秋桐、香菱的身份,再下才是收房丫头,如平儿、宝蟾、袭人等。当然,由于受宠的程度以及实权的关系,妾的名份虽有差别,尊卑却未必明显。比如赵姨娘地位明明比平儿高,但因为没有实权,见了平儿反要陪笑问好;而宝蟾地位虽不如香菱,但一则性子泼辣,二则仗着薛蟠新宠,所以反欺负起香菱来,正如后文秋桐之欺侮尤二姐一般。

凤姐同鸳鸯开玩笑时,说“你二爷看中了你,要娶你做二房”,其实是一种抬举。因为是玩笑,不防把鸳鸯地位说得高些,也是表示对鸳鸯的一种奉承。

后文邢夫人撺掇鸳鸯嫁贾赦时,引诱说:“你知道你老爷跟前竟没有个可靠的人……意思要和老太太讨了你去,收在屋里。你比不得外头新买的,你这一进去了,进门就开了脸,就封你姨娘,又体面,又尊贵。”

这许诺的条件很高,明确了“收房丫头”和“开脸姨娘”的区别,说明是“又体面,又尊贵”。而这个区别,也就是平儿和香菱的不同。但也不可能达到二房的地位。

那什么是“开脸姨娘”呢?书中也有一位,就是香菱。

薛蟠娶香菱时,是薛姨妈品察多时,认真许可,这才摆酒请客地费事,开了脸明放在屋中的,这就是姨娘了;而薛蟠娶宝蟾,则不过跟夏金桂说了一声,晚上借了香菱的屋子洞房,显然草率得多,属于丫头收房。所以香菱自己另有小丫头臻儿,正如赵姨娘也有个丫头小鹊一样,算是半个主子;而平儿、宝蟾等再风光,也没有属于自己的使唤丫头,因为本身就是奴才。

所以周赵姨娘等,也都是这等地位。

当香菱被人贩子拐卖时,曾经有一位多情种子冯渊要买她做妾的,对她一见钟情,且说三日后迎娶过门,此后也誓不再娶。有人问为什么那么麻烦,既然只娶这一个,为什么不直接娶作妻子而要娶妾呢?

因为妾是商品,是礼物,薛蟠可以买香菱作妾,贾赦可以赏了秋桐给贾琏做妾,都是把女人不当一回事的;但是妻却是有独立人格的,是正室夫人,有一定身份,不能买,只能娶。所以冯渊要先买了香菱作妾,日后再扶作正房。为示郑重,还特地声明三日后择吉迎娶。也就因为这郑重,才致使好事多磨,横生枝节。

而贾琏娶尤二姐的阵仗和排场,则要比这个还隆重得多,不但要选日子,还要买房赁屋,俨然置办第二个家,不但有酒席,还正式举行了仪式,“拜过天地,焚了纸马。”且“命家人直以奶奶称之,自己也称奶奶,竟将凤姐一笔勾倒”,是视尤二为正室一般,相当于“平妻”的身份。

而凤姐在迎进尤二姐之前,亦特地命人先将东厢房三间收拾出来,照依自己正室一样装饰陈设。又同尤二说:“今娶姐姐二房之大事亦人家大礼……我今来求姐姐进去和我一样同居同处,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谏丈夫。喜则同喜,悲则同悲,情似亲妹,和比骨肉。”是承认了尤二姐同自己一样的身份。后来将尤二接进府来,表面上姐妹相称,“和美非常,更比亲姊妹还胜十倍。”也远不同于王夫人之于赵姨娘的态度。便是挑唆秋桐时,亦是说:“你年轻不知事。他现是二房奶奶,你爷心坎儿上的人,我还让他三分,你去硬碰他,岂不是自寻其死?”

可见“二房奶奶”,同“姨奶奶”是不同的。丫鬟善姐儿虽不服管,也要称尤二为“二奶奶”,说起凤姐时,则改称“大奶奶”;贾母不喜欢尤二,也要承认她的地位,对贾琏说:“既是二房一场,也是夫妻之分,停五七日抬出来,或一烧或乱葬地上埋了完事。”——再潦草,停五七日的大格儿却也不能错了。

同样是贾琏的妻妾,凤姐不消说,四大家族正脉,王家闺女贾家正室,入选十二钗正册;而尤二姐家室虽贫,也是小家碧玉,正经的姑娘,初进荣国府时,曾在大观园李纨处住了几日,在玉兄面前挂了号,故而和香菱一样,列名副册。

平儿虽然也是贾琏之妾,却因没有名份,只是通房大丫头,便只能与袭人、晴雯一样,屈居又副册了。

至于秋桐,原是贾赦赏给贾琏的,是“妾”的身份,虽然得宠,毕竟是丫头提拔上来的,其身份在尤二之下,平儿之上,但因不是书中正经人物,又与宝玉无涉,便不在册录之中了。

同时,通过小厮兴儿对尤家姐妹细说贾琏房中事的一段描写,从平儿嫁给贾琏的因由与情形,让我们真切地了解到古时大户人家的妻妾原则与道德标准:少爷娶亲之前,先有两个通房丫头,便如袭人、晴雯之于宝玉一般。贾琏原也是有这么两个的,但是凤姐岂能容那比自己早占先机之人,因此嫁过来后都给打发了;而凤姐自己带来的四个陪嫁丫头,因为贾琏看着眼里起火,也都被凤姐逼死逼嫁,只留了平儿一个心腹。贾琏身为荣府管家爷们,连一个妾侍都没有太不成话,于是凤姐逼着平儿嫁了贾琏,却又不许二人同房。幸好平儿是个息事宁人的,也从不把男女之事放在心上,并不亲近贾琏,只一心服侍凤姐。但是凤姐有孕时又或是月事时,总有照顾不到贾琏的时候,遂又有浪着求平儿去满足贾琏之事。事情完了,又不甘心,嘴里不干不净地提个十几个过儿,气得平儿哭闹一阵。

今天的读者,如果不了解这些情况,不能以那时候的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来判断书中人物,是很难真正看懂书中情节的。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