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异类玩家的自我修养
听书 - 异类玩家的自我修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0501】我命由我

灵山王 / 2021-09-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好胆!”北山烈大怒。

我在等你?岂不是要行那除恶务尽,斩草除根之事。

对方真是小瞧了他北山部,更是藐视他北山烈。

族中成道种子被杀本就令他心绪翻滚,如今被对方轻视更是完全激怒了他。

“万钧山峦,神威如狱!”

“天君山法相。”

北山烈周身被赤红色的火光覆盖,此赤红火焰竟然瞬间笼罩了方圆百里,形成了好似封闭似的空间地域,而北山烈的丈七法相金身跃然,悍然出手。

姜夜并没有抢先出手。

虽然与人斗法常言先先之机,但是对于姜夜来说他是为了了解此界顶尖修者的实力,自然不好先出手搅动先机。

而且以他如今的实力,这些人还不放在眼中,如果是应对那天之尽头的虚影自然沉着应对抢占先机,对上眼前这位就不太需要了。

这并不是姜夜轻视,他自来都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只是战略上藐视他人,战术上重视而已。

如今这赤红火焰席卷而过,周遭百里竟然都成了这北山烈的洞天福地,而北山烈作为洞天福地之主受到的加持更盛,姜夜也能感受到洞天福地对他的敌意和压制。

“有点意思。”

姜夜身躯四周涌现黑色鬼雾,环绕于身,宛如恐怖鬼王半隐于雾气夕辉升起之处,森白鬼手藏于袖袍,黑白鬼眼注视人间,端的是诡异非常。

如今纵然不使用屠夫形态,伴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加,屠夫衍生的技能手段也已经显露不凡的威能,甚至可以理解为粗浅的神通。只可惜技能手段都未如高级,其中楚翘更是伴随着血肉晋升而自行演化。

姜夜白皙的手掌握紧手中刀,血肉碎骨刀凝聚筋骨森然血气咆哮。

“若是只有这些,难免让人失望。”

“斩!”

千里烟波汇聚云霞刀光,风起云涌,雷动间已然汇聚于姜夜手中长刀。

血肉碎骨刀的灵主骷髅咧嘴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獠牙,闪烁鬼火完全凝成了实质的模样,只是在姜夜的手中便显露异常。

常说,白刃在手,杀心自起,如今使刀之人却浸染屠刀,使得屠刀自纵杀心,凝聚刀光。

磅礴威压从天际而起,遮盖大半个天空,从天空斩下。

轰隆!

赤红色的火域骤然崩溃,火域之主北山烈更是目呲欲裂,眼中的惊骇再也藏不住。

何以现世出现了这么恐怖的大能他却不知道,他虽然不是绝顶,也是此界顶尖高手之一,火域之中身化阵眼演化大恐怖,纵然现在还无法破开此界飞升,但积累之下也该水到渠成。

但是眼前这位,抬手便是斩天刀芒,一斩落下已经削了他的洞天五行,五行不再循环生息,赤红福地自然随之崩溃。

“阁下到底是谁?!”北山烈惊疑不定,连体内真法的运转都有了些许的断层。

凭空出现了一个人,竟然看不出丝毫跟脚也就罢了,竟然斩断了演化出来的洞天福地,将他这神威如狱的洞天给剁成了两半,饶是北山烈也不由得重新审视打量姜夜。

姜夜并未急着出手,这凝聚洞天领域的法门倒是也有可借鉴的门道,不过这修行的法门怎么不像是正统的修仙文明,反倒是……有股子走高维神路的意思,演化神国造就神主。

倒是和天之尽头的那道虚影也有些关联。

姜夜并不意外,天之尽头的那道虚神影远隔维度,还能附身投视而来,若说此界和祂没关系那是睁眼说瞎话。

姜夜将目光投向法相脱于形胎的北山烈,微微摇了摇头,他当时来的太着急,原本应该直接投身于恐怖仙域的超大世界,但是穿梭之际姜夜心神有感虚空裂缝,而且裂缝前头还有一桩机缘。

机缘都已经送到嘴边上了,哪里有不吃下去的道理,所以姜夜转头扎进来,撕开空间裂缝带着那个发光的东西从所谓的归墟府中走了出来。

想来都已经进入恐怖仙域,该是随便飞到哪里都没什么问题,没想到现在身处的这个世界也就比大型剧情世界强些而已,对于姜夜来说实在可有可无。

北山烈的修为比化神大修厉害些,也着实有限,和姜夜所想的那种仙人满地走,化神多如狗的超大型剧情世界实在出入甚大,更遑论那只仙人断掌了。

“差的太远。”姜夜轻声呢喃。

北山烈猛的抬头,盯着姜夜,尽管不明白姜夜所说的差的太远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姜夜脸上那不遮掩的失望之情自然明白是因为自己的实力没有满足对方的期望。

‘难道是从界外来的大修?’

‘不应该啊,天道意志排斥大修,但凡洞天福地成型,要么飞升离开,要么洞天福地成为世界资粮。对方那一身威势必然是得到大修,怎么可能还安稳的停留在太微界。’

北山烈已然凝重,今日方知踢到了铁板,而且还交恶此人,说不得真要有那灭族亡家的祸事。

‘即使不敌,也要逼天道显化,将此大修送出此界。纵然以后我自飞升,那也是以后之事。’

念头瞬息转动,北山烈已经明了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实力虽然不济,念头倒是转的快。”虽是瞬息,姜夜不知道北山烈所思所想,但是也能看出北山烈已经转动念头,不似刚才的惊慌神色,已经淡定了不少。

不说是不是真的找到了克制他的法门,显然他自己觉得可以放手施为。

北山烈的法相身躯赤红色的气息更加浓郁,甚至凝聚成了披挂,每每出拳四周花草土地尽皆毁灭。

原本姜夜以为他修的是毁灭道,但是咧咧拳风下竟然全都是破灭的概念。

“破灭道!”

而且伴随着战斗的动静越来越大,隐约间云雾中的山峰也跟着震颤了起来,天空中的云雾变化,莫大的排斥感充斥在姜夜的身旁。

姜夜招架北山烈的攻击,同时抬头看向天空,天之尽头的那道目光似乎又投了过来,而且世界的排斥越大,周遭的那些异常也就越发的能显现出来。

人类身躯难免出现异化。

没有护身的宝贝法宝,纵然人身智慧属性超绝能够抵挡世界的异化,但是却挡不住天之尽头的那虚影目光,纵然跨越着维度和空间,也难掩盖对方恐怖大尊的事实。

对方这道虚影的威压比姜夜得的那只断掌重太多,如果说有什么能够对照的话,也许被石碑剖开心腹的那个外神活着的时候能够和对方过过招。

“虚张声势。”

姜夜冷笑,这种东西也就只能通过界外进行影响,祂若是进了小世界有两种可能,要么小世界盛放不下,直接挤压爆炸。要么就是他的高维异化特征和信息洪流会被天道压制,令他的实力被约束到当世绝顶。

不管是哪一种对方都不会轻易的踏足小世界,纵然会来也许只会派遣眷属活着属神之类的异常。

只要姜夜不睁开鬼眼探查四周的‘真实’他的异化就只有些许的皮毛,不知道自然不会被影响也就不会被异化。

北山烈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这人话语甚少,甚至多数都是两字三字,都不成语句,但是每听到这人的话他就感觉被嘲讽,甚至连心境都出现了波澜。

也好在此界主修法而辅心性,他的心境才没有被破掉,不然的话心境被破估计这一身修为也就消散了大半。

姜夜自然不是对北山烈说的,他说的是那个遥远的虚影,尽管没有开启鬼眼他看不到虚影,但是那宛如实质的目光却结实的落了下来,姜夜能清晰的感觉到。

而且随着战斗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大,地动山摇,山峦颤动,姜夜周身百里俨然成了真空地带,若是实力不济的人当场就会别黑色的鬼雾浸染成痴呆。

也好在这里是野外,鲜有人来此,所以这场斗法才能比较顺利的打下去。

不过除了虚影目光,好像还有这天道在排斥他,正催促他快速离开。隐约间可见黑色雷云凝聚着,如果姜夜不离开的话说不定它就要出手把姜夜驱赶走。

黑色雷云凝聚了至少千里,浓郁异常。

神威如狱,黑色电弧在天地间游荡,最终向着头顶上汇聚而去。

姜夜右眼皮跳动,这要是让头顶上的黑色劫雷劈在他的脑门上,说不定真要损失不少的寿命,因为要发展场景,所以那五万多的寿命挥霍了九成五,如今手里攥着的寿命也就三千,难免不如五万更令人放心。

“阁下还是飞升吧,今日我北山烈送阁下飞升!”

“这是天命!”

北山烈心中大喜,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眼前这人来自什么地方不好说,估计不是他们地界的人,一身实力又通天,在这般引动下根本不可能被天道略过。

天道绝对不会允许稳固了洞天福地的大修还停留在这凡世,肯定会把这等大修扫地出门,就像是养育了多年的孩子成年找到工作也稳定了,这时候也该分家过了,不能都混为一谈。

“差不多了。”

姜夜神色平淡,既然已经试探出此界顶尖修者的实力,其他的事情也就没什么了。

而且如今此方世界的天道注意到了他,就是姜夜不想走人家也要拿扫帚撵人,不走就等着时刻挨雷劈,那黑色劫雷看起来又很危险,姜夜还不打算和一方天道敌对。

这东西本身就类似法则程序,根本就没有意识,没有必要和天道一般见识。

“我要走是我的事,又和天命有和关系,须知我命由……”姜夜当即住嘴,这后半句没有必要说了,总感觉喊出来有些奇怪。

世上的天命有很多解释天道、命运、世界意志……

但是对于来自蓝星的姜夜来说天命太过虚无缥缈,不能以一方世界意志定论。

“天命如何我不敢言,但是今日合该你身陨。”姜夜一步踏出,脚下黑雾竟然凝聚成了黑水,四通八达,瞬间就污染了地面,一眼望去大地变得一片漆黑。

驾驭法相的北山烈感觉自己的身躯受阻严重,就连修炼出来的法力也不是那么顺畅。

“怎么可能!”

“这根本就不是洞天福地,这是什么东西?”

黑雾鬼雾一旦缠上,竟然带着严重的腐蚀性,眨眼间姜夜已经出现在了北山烈的面前,举起了手中的血肉碎骨刀,居高临下的俯视北山烈,回答了他的问题:“鬼蜮。”

鬼蜮内姜夜就是最强鬼神,连天都要让路,何况是眼前这个连仙人都不是的北山烈。

这才是神威如狱,恶世浊鬼!

手起刀落,北山烈的头颅滚落在地上,连带着身后的法相也随之崩溃,他所演化的洞天福地虽然是雏形,但是不会因为北山烈死亡就消失,可惜没有打开的法门,终究是给这方世界的做了资粮。

姜夜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中的雷云已经积累了厚厚的一层,本来还明亮的天空转瞬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姜夜开启恶灵鬼眼看向北山烈的尸体,他这一刀杀了肉身也灭了神魂,性命皆被血肉碎骨刀割戮,如今也只剩下这一副没什么作用的身躯。

确实如他所想的那样,北山烈本身就是异化修士,只不过他还保留着人体的体征,在恶灵之眼的探寻下也能看到他身躯有活人的部位,不是那种完全异化的异常。

既然还保留着活人的部位那便不能下嘴,姜夜只吃怪物,就像是姜夜时常约束自己的随从不可吃人肉,他自己也从来不吃人肉,异常不完全异化也还算人,姜夜路过这多的剧情世界遇到的异常众多,其中也不乏留着活人部位的半异常。

“现在该解决这个麻烦了,而且那东西也不知道到底实力如何。”姜夜看向天空劫雷,他今天必须要走了,但是姜夜又有些担心会不会自己飞上去刚好撞人家枪口上。

不过其实这也不算是飞升,此界属于恐怖仙域的一部分,姜夜出去只是去到了恐怖仙域那个广阔无垠,‘人杰地灵’的世界。

眼见着天之尽头的虚影盯着他,姜夜却抱着肩膀露出笑容:“别急,我早晚会去。”

……

北山身处,闭关中的中年人猛的睁开双眼,老祖宗的命火竟然熄灭了。命火是本身性命电话的灵活,主体存则燃烧,若是不存就会熄灭。

“不,难道老祖宗竟然……出事了?”

“召集家族宿老,这是足以关系到我北山部生死存亡的大事!”

中年人一连发了十几道道符,他已经顾不了那多么,事到如今老祖身亡,也许对方不会罢休,但是就是对方不找他们,过往敌人也会来寻仇。

现在只有秘不发丧,这样才能守住秘密,多撑一段时间。

纸包不住火,总有暴露的那天。想到这,中年人的面色已然苍白。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