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这个剑修有点稳
听书 - 这个剑修有点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五十四章 冬雪迎

暴走叉烧包 / 2021-09-1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青峰之上。

剑鸣嘶嘶。

飞剑愈发犀利,剑意愈发磅礴,所行之轨迹,仿佛数百的流星光线在飞舞,美轮美奂。

只是其中透露出的强大威势,却又足以让所有人感到震撼。

林初一与林十五抬头仰望着这一幕。

她们年龄还小,懂得并不多,所以并不知道剑宗此举背后的意义。

但她们的内心却是无可抑制地跟着澎湃了起来。

有一些不可言状却又异常重要的东西,悄无声息地在她们内心深处扎根,萌芽。

那是剑修才有的信念。

这便是加入一个大宗最大的好处。

也许有些人会选择加入一个平凡的小门派,崛起于微末,这也未尝不是一条道路。

但加入一个伟大的门派,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往往会看的更远些。

陆青山身形悬立在空中,身体顶着冬日的凛冽寒风,心中却是一片火热。

眼前的这一切,让他深刻的明白剑宗之精神。

同时他也明白了,老宗主谢青云将这件事交手给他时那意味深长的莫名一笑又是出自何意。

谢青云其实在心里早已做下了决定。

剑修既修手中剑,也修心中剑。

陆青山作为谢青云落于天元之子,他眼中的真正剑宗之未来与希望,在陆青山想要随宗西征的情况下,谢青云都没有阻拦。

因为这是陆青山心剑之所指。

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

剑修手中剑与心中剑都必须畅快才能一往无前

那谢青云又怎会不让这些战意同样盎然的老剑修与年轻弟子们同行呢?

他之所以让陆青山走这一趟,更重要的是,让陆青山亲自感受一番剑宗的意志。

这是一个让所有弟子拥有归属感的宗门,一个拥有光荣传承的地方。

千百年来,不时有一些外宗修士,想要偷学剑宗的功法,剑宗的剑技。

当然,他们最后都失败了。

可他们不明白,就算成功了,他们也永远无法像剑宗剑修一般强大。

剑宗真正强大的东西,是偷学不来的。

没有万年的传承与熏陶,想挨点皮毛都难!

.......

片刻之后,释放暴虐气息的飞剑终于是停了下来,化作流光被剑修们收回丹田之内。

陆青山也同样是收回了自己的龙雀。

但那凌厉的剑意却不是一时半会便能消散的。

他胸臆中生出的那股意气,同样是久久不散。

便在此时。

洁白的天穹之上,突然毫无预兆地白云翻滚,一阵让人难以忍受的寒风吹过之后,絮朵一样的洁白冰晶状物体纷纷扬扬地飘落了下来。

冬雪。

雪很密,也很小,没有那种铺天盖地席卷一切的疯狂气势,它只是慢慢地坠落,看着似乎有些矜持。

下雪了。

今年的冬雪来得格外晚。

晚来的冬雪絮絮。

陆青山伸出手去。

一片晶莹的雪花旋转着慢悠悠地落在了他的掌心中。

“晚来天欲雪.......”陆青山轻轻甩掉手中刚刚坠落的雪花,眯眼望向西方,感慨道:“能饮一杯无?”

那一片雪花脱离他的掌心,接着向下飘落。

光芒万丈的旭日正好是照在这片小雪花之上,却是被反射,发散出七彩的氤氲,向着四面八方散开。

也是正在一瞬间。

陆青山胸臆中的意气骤然回荡。

他的心中则是忽然升起一丝明悟。

“冬雪?”

“守护?”

“四两拨千斤......”

下一刻,在他的识海之中,一枚形状华丽,但是已经残缺的本源神文之上,其中代表“迎”字言的玄异符号,金光闪耀。

道道纹路铁画银钩,草蛇灰线般展开,神光辉映,逐渐成形。

紧跟着,这枚玄异符号从本源神文中挣脱而出,漂浮起来,莹莹如玉石。

种种机缘巧合的因素触动,终于是让陆青山再次踏过莽荒第四言的门槛,登堂入室。

嗖!

陆青山不由自主的破空朝高飞去,一口气足足向上飞了数千丈,而后才停下。

在这里,寒气更甚,冬雪更为絮絮密集。

只是他此刻周身正有无形的气流回荡,所以这些冬雪尽皆无法靠近他身。

陆青山俯瞰下方壮阔的剑宗,辽阔的倒悬山脉。

倒悬山脉,是一片雪原峰群。

山峰无数,各有出奇之数,或雄壮,或灵修,或巍峨,或诡奇,或陡险,不一而足,组成一张极为生动的画卷。

这些奇峰直插入云。

漫天飞雪。

气象勃勃。

氤氲遍野。

陆青山看着这无边山脉,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他的脑海中浮起自己刚刚所经历的那一幕幕。

他在感受着仍在空中回荡不散的斑驳剑意。

他的心神,已然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那徘徊在胸臆中的意气不断壮大,直冲天穹。

最后,陆青山的心神中只剩那一枚反射万丈光芒的晶莹雪花。

他识海中的玄异符号开始散发出点点星光,如梦幻,如泡沫散。

须臾。

陆青山骤然睁开双眸。

漆黑的眸子之中,有着奇异的光芒正在流转。

他的手中炽红光芒一闪。

龙雀在手。

看着四周漫天飘落的雪花,陆青山持剑而动。

哗~

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缥缈的轨迹。

那是长剑斩下,剑锋在虚空所留下的轨迹,如梦如幻,已然穷极剑式之精髓。

紧跟着丝线之后,连绵的剑气滋生散开。

四周所有随风而动的雪花此时此刻出奇地全部静止,好似时间凝固,唯有磅礴剑气在剑锋上肆意纵横。

冬雪再絮絮而起。

但并不是从天而降,而是在龙雀剑锋之上凝聚而出,一簇又一簇,不断盘旋。

“雪花”团团簇簇,变得愈发璀璨,威能也越加可怕。

“退!”某一时刻,陆青山沉声道。

轰!

剑刃上一朵朵雪花生,气冲斗牛。

一道道如梅花如雪花般的剑芒掠过虚空,卷起千堆雪。

嗖嗖嗖!

真雪花碰上假雪花,纷纷弹开。

晶莹的六角雪花,横向贯开,不断旋转。

哗!

半空中出现了一道道迷蒙的丝线。

那是雪花在空中急速旋转一动所留下的光影。

瞬间天空中出现了铺天盖地的梦幻丝线,一道道如雾,丝线连绵不绝,有着让人心颤的威能。

轰!

天空中,无数道剑气此起彼伏而生,如鱼如龙,最后形成一朵若隐若现的庞大剑莲之后才缓缓消逝。

下方,所有亲眼目睹这一剑的剑宗剑修,喉咙都不自觉干涩起来,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心中无比震撼。

可见,在这一剑过后,漫天的雪花仿佛被抹布擦拭过一般,骤然消失不见。

虚空中变得干干净净。

与漫天雪花一同消失的,还有他识海中的那枚代表“迎”字的玄异符号,犹如一团花火,化作漫天星光散开、湮灭、消弭。

至此,“迎”字言,陆青山彻底掌握。

“这一剑,”陆青山轻声念叨着,“便叫冬雪迎吧。”

莽荒六言传承,结合他对剑技无与伦比的理解,以及画龙点睛般的那一点感触,在西征之前,陆青山终于是领悟出了自己的第四式秘剑。

时隔三个月,数行莹火小字再次在面板上闪烁而起。

“你领悟创造秘剑术:冬雪迎。”

【秘剑·冬雪迎】lv1: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防守反击之剑术。

秘剑效果:笑杀万千敌,长剑请你吃。

说明:斩出一剑,虚空引动亿万剑气,凝聚而成一簇簇冬雪围绕长剑盘旋,具现而出,迎接敌人的万千攻击,并尽数返还。

补充说明:此剑所迎接的攻击数量越多,威力越为强大,消耗的法力也就越多。

补充说明:此秘剑只可招架有轨迹之法术。

补充说明:剑主可在返还的攻击中挟带相应的剑气攻击。

当前可节省法力:二成。

备注:防守?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守!

----------

龙雀归鞘。

陆青山身形缓缓降落。

林初一与林十五瞪大了眼睛,只看到师父的衣衫飘飘,犹如谪仙从天而落。

青峰上空的雪花一瞬间已是消融殆尽。

比陆青山稀奇的剑,这世间不少。

但她们如此小,又能见过多少剑?平生哪见过如此场景?

两位小徒弟呆滞当场,脑子轰隆隆作响。

她们的师父,真的很强很强啊。

青峰的山头上,前未有过的热闹,密密麻麻挤满了数百的剑宗剑修。

剑宗之中,什么都可能缺,就是不缺用剑的行家,随便拎一个出去,都能让外界抖一抖。

可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依然是人人为陆青山的这一剑而动容,这一剑之含金量不言而喻。

......

无间域魔族大军,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就把战争的烈火烧遍了中灵域宽广无边的西部边线。

在东岐魔尊的率领下,魔族突破羡天岭,长驱直入,在一开始并没有受到任何强有力的反抗。

龙城关覆灭,中灵域最强大的一批修士带着一部分魔族同归,虽说魔族损失也算惨重,但战力却是仍然强大。

而中灵域人族这边,根本没有预料到魔族大军会这么猝不及防地突破万年雄关入境,反应就算已经十分及时了,仍然是显得有些迟钝。

这些入侵中灵域西部的魔修,在人族的疆土上肆意妄为,无恶不做。

人域的景色十分美丽,不像深渊那样,终日笼罩在血月之下,阴沉压抑。

但越美丽的景色,恰恰是越能激发起魔族内心深处的暴虐。

所以,每一座城市,都被火点燃,黑烟渐起,浮在天空之上,比乌云还要漆黑。

魔族占领区,不会再有一个活人。

因为在初战之时,魔族也没有太多心思与精力花费在管理那些随时可能生乱的人族之上。

既然这样,那还不如索性杀个干净,免得夜长梦多,自己给自己添麻烦。

这才是道魔之战最为恐怖的一面。

西部最靠近羡天岭的芒州,最先承受魔族大军的肆虐。

芒州最边缘的烽燧府,连通府城烽燧城在内以及其它一百余座小城,共五万余名修士连同七百余万凡人尽数死于魔族屠刀之下。

随后,是长起府,两百多座城池,四万余名修士,无一处不血溅长空,无一处不起硝烟,全部牺牲。

川连府,遍地尸体横陈。

但除了那极少极少的一小撮修士,大部分的人族修士都死在了凡人之前。

在魔族看来,这也不过是早一刻晚一刻的事情,没什么太大区别与意义,完全无法理解人族修士的悍不畏死。

他们不明白,如果没有这一刻钟,任谁见到道魔这般悬殊的实力对比,都会摇摇头,认定中灵域没有半点希望了。

但正是因为有这一刻钟的牺牲,人族就还有希望。

这一刻钟的时间,就像是废墟中开出的血色玫瑰花。

鲜艳欲滴。

芒州西部的十三府,除了最边缘地带的天沟府,其它皆为魔族大军所攻破。

天沟府暂时免于覆灭。

倒不是此府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让魔族不敢越雷池半步。

只不过魔族现在的战略是,在最短的时间里,由中灵域最西部位置,硬生生凿出一条贯通中灵域东西的战线,再以点带面,沿着这条战线向四周辐射。

而天沟府的边缘位置,则是被魔族划为以后辐射的区域,所以也就暂时弃之不管了。

这是一个极为大胆且嚣张的战略。

因为若不是全面推进的话,就意外着魔族大军在前方征战,而后方却是随时可能面临战线两端城市中人族修士的突袭。

但魔族还是这么干了。

无它。

自信。

他们不相信,在这么悬殊的实力对比前,那些小城中的人族修士不是闻风丧胆,抓紧时间逃窜,反而是敢主动前来送死。

夏虫不可语冰。

魔族又何时懂过人族?

人族最大的武器,便是豁出去的决心。

…………

天沟府府城。

魔族大军从他们“身旁”呼啸而过。

天沟城城主,将城内所有的大夏修士以及各大宗门和家族势力中的修士召集起来。

人数有八千余人。

所有人都可以看到那漫天的魔气,以及城市燃烧所升起的黑烟,心中愤怒而慌乱。

天沟城主是一个六境修士,已经很老了,安逸的日子过久了,更是早没了心气,只是当个平庸且不犯错的城主得过且过的混了许多年。

已经生出暮气的天沟城主,破天荒的严肃起来,浑身散发出许久唯有的锐气与朝气。

他站在城墙之上,环视了一圈召集而来的修士,声音雄浑,语气森寒道:“四境及四境以上的修士出列。”

八千多位修士之中,仅有两百不到的修士向前一步。

也就是说,八千多位修士,也只出了两百的元婴修士。

这还是在资源较为丰富的府城。

天沟城主举目望去,突然面色因为激动呈现赤红色,他指着一个年轻修士怒吼道:“小兔崽子,我喊的是四境以上的修士,你一个金丹修士凑什么热闹!”

被他指着骂小兔崽子的年轻修士,同样是涨红了脸,倔强地抬起脖子,大声道:“爹,我已经金丹圆满了,去年岁试中,元婴初期的林老也就是和我打了个平手,既然这样,我算作元婴修士也没有半点问题。”

是的,这个年轻修士正是天沟城主唯一的儿子。

“那不过是林老压制自己的力量,只动用金丹修为与你比试,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啊?”天沟城主接着骂道。

年轻修士就像小时候犯错时那样,虽然被揍得哭天喊地,但就是不肯认错,接着道:“你现在不让我去,等你走了,我就自己去。”

“你!”天沟城主举起手,作势要打年轻修士一巴掌。

年轻修士低下头,嗫嚅着小声道:“爹,你是天沟城主,要为百姓一战,这是你的责任。”

“可我是你的儿子,我与您同战,这也是我的责任啊。”

“您要尽责,我也要尽责。”

“你......”天沟城主举在半空中的手一顿,脸色不断变化。

最后,那只手无力地放下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天沟城主深深叹了一口气道:“那就一起去吧。”

年轻修士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头,发现天沟城主的眼睛早已泛红,血丝遍布。

天沟城主转过身去,不再看自己的儿子,对着满城修士沉声道:“魔族势大,我们在他们面前,不过是蝼蚁。”

“可魔族此刻正在我人族境内烧杀屠戮,要我坐视不管,我寝食难安。”

“这次出城杀魔,是老夫自作主张,我活了大半辈子,一条贱命也无所谓了,你们大多数人应当还没有活够,也可以不去,我不会怪你们,毕竟蝼蚁尚且偷生。”

“我也与你们直言,大家一旦出了城,这条命就算交待了。”

“愿意出城的,与我走,不愿意的,留下!”天沟城主大吼一声,身形一跃,离开城墙。

他的儿子,那个年轻修士紧随其后。

紧跟着,站出来的共计一百八十七名大修,尽皆出城,无一人留下。

这一日,天沟城两百位修士,主动出城寻死。

修为不过金丹的年轻修士率先战死,但是他用自己的性命换掉了一位四品魔修。

天沟城主最后战死。

在临死之前,他拼掉了两位六品魔族。

“还是老了,要是年轻时候,我至少还能再多杀一个魔崽子。”这是天沟城主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