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听书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四三五章 这个人越看越蠢

圆盘大佬粗 / 2021-11-26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分享到:
关闭

四千万的新兵,几乎到了举国皆兵的地步。

大夏固然人口众多,但是突然挪出四千万不从事农业经济生产的青壮劳力,国家瞬间就会大乱。

这可不是在开玩笑,没有足够的后勤保障,大夏这边是不会着手准备的。

所以当嬴盈离开之后,大夏皇帝使团仍然住在行宫,静等消息,同时趁着这段时间,开始谋划如何征兵养兵。

如果事成,秦广、秦晖、宁牧是注定要带军北上的,所以他们三人,连带李晴雪,参与了大夏的整个方案制定。

秦清则是返回了洞天,洞天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她处理。

行宫内,大夏北境边防图被铺展在地面,平安禄将整条防线目前的布置,详细的叙述出来,毕竟秦广他们对大夏边防并不熟悉。

二十一段防线,地理位置各异,最难守的是冰原海、北荒地,独孤岭和白毛沟。

这四段防线气候寒冷,环境恶劣,对于普通士卒来说极具考验。

好在大夏这些年来对这几个地方的布防还算有点经验,只要在此基础上多加优化就好。

平安禄道:“首先第一步,我们需要在各地兴建粮仓,尽量集中在北王庭,与阿房这一战,是毕其功于一役,四千万大军就算整个太平洲来养,也维持不了多久,而且大量青壮奔赴边疆,势必造成我大夏人口断代,所以还需要将其家属随军迁移,单此一项的耗费,就是天文数字。”

众人纷纷表示认同。

事实上,平安禄的顾虑绝对是一针见血,短时间内抽空大量青壮劳力,势必会影响这些人下一代的出生和养育。

大夏愿意征兵,但不是去送人头,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大夏会在未来二十年后,出现一个超级人口大断层。

也就是生育危机。

所以迁移新兵家属,是非常必要,而且必须做的。

士兵可以轮流换防,抽空回家,这样一来就有足够的时间生育,而且边军家属的补贴必须高,这又是一项很大的花费。

至于没有家眷的,大夏还需专门成立一个部门,为那些单身汉解决问题,确保人口繁衍。

而这些,秦广在很多年前,就在北疆实施了,凭军功换老婆,目的也是一样,都是为了繁衍。

两名财部官员,带着二十余人,就站在大殿角落,他们每人面前都有一张长桌,桌子上除了算盘之外,还有许多稿纸。

他们在计算每一项的开支。

噼里啪啦,算盘打的震天响。

平安禄接着道:“除此之外,就是兵器甲胄,以及各种弩炮器械的打造,棉服,火油,箭矢,饮水,马匹,药物........等等各项开资,还需在防线背后紧急修建驻军大营,木材、布帛、铁器、油布,这又是一项大开销........”

平安禄非常耐心的讲述着各方面的利弊,听的众人头都大了。

这简直就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就连秦广,也是瞠目结舌,毕竟他戍边几十年,只是听过一遍,立时便明白困难都集中在哪些地方。

这太难了,四千万大军啊,这种事情整个太平洲,也就大夏王朝敢试一试,其它王朝根本不具备这个条件。

接着,只见平安禄一屁股坐在地图上,苦笑道:

“最困难的是,就算北疆长城顺利迁移到大夏,但我们仍需补上长达二万二千里的一段城墙,时间还不能太久,只是这一项的耗费,应在十万万两之上,而且还是拆东墙补西墙的情况下,将大夏原有城墙拆掉,不然石头都不够。”

拓跋英雄忍不住托额苦叹:“大冢宰,国库还有多少银子?”

杨隋道:“只剩下两千多万两了,咱们大夏遭妖族肆虐,北方四洲损失惨重,单是安置百姓,就花掉了七千多万两,唉,大灾之年,银子根本留不住,女帝的南王庭也同样如此,整个平柔洲乱成一团糟。”

秦广叹息道:“大秦也是一样的情况,国库的银子早就空了,各项开支全靠东挪西凑。”

“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始终沉默的李晴雪开口道:“国难当头,当掠之于官商,尽量安抚百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这话一出,拓跋英雄身后好多人脸色同时变了。

大夏是由门阀氏族管控的王朝,这些大门阀大氏族,甚至比朝廷还有钱。

做为北院慕容氏家主的慕容惊鸿沉声道:“禀圣上,北院慕容氏,愿出兵出钱,就算家族灭亡只剩一人,亦不足惜。”

拓跋英雄目光热切,点头道:“北院大王堪称国之典范,我大夏子民必不能忘却慕容氏大义。”

接下来,平氏家主平安禄、宇文氏家主宇文讳等人纷纷表态,愿共赴国难。

几人这么一合计,竟然一下子就拿出一个天文数字,可想而知,这些大门阀到底多有钱。

平时一个比一个会哭穷,好在关键时候还是知晓利害的。

反倒是拓跋皇族,穷的捣炕。

这时候,叶传庭突然朝李晴雪道:“北境防卫,除了士卒之外,武者和修士也不可缺,我大夏会尽全力动员本国高手,还请九殿下能以洞天之力,网罗一些修士武者前往大夏帮忙。”

“这是自然,这一点秦清早就着手计划,”李晴雪道:“一旦确定北疆长城搬迁,那么大夏防线就成了太平洲唯一一道防线,介时一洲山河,必有无数豪杰自愿前往,那些不自愿的,我们会想办法让他们自愿。”

秦广点头道:“就像平安禄刚才说的,毕其功于一役,太平洲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接下来的日子,大夏和大乾之间频繁见面,商议布防事宜。

只等到嬴盈返回,大夏使团就会立即启程。

而此时的嬴盈,以及抵达太平洲最南部的大秦王朝。

先拿捏最硬的骨头。

.......

.......

大秦皇宫上空的巨大法阵,被嬴盈一脚踏碎。

绝对的实力面前,除了对等的实力之外,其它都是浮云。

随着警声大作,无数高手纷纷现身皇宫,将红衣女子包围。

嬴盈完全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优雅迈步,拖动着大红裙摆,朝着正殿方向走去。

高耸的台阶上,三道人影伫立。

太皇太后钟离,国师韩愈,以及贺若亭。

如今三人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虽然不知来者是谁,但庇护宫城长达千年之久的法阵被对方如此轻易击破,可想而知,对手有多么恐怖。

韩愈皱眉望着那道已经开始登上台阶的身影,沉声道:

“虽然不知道友是谁,但你现在已经犯了一个大错。”

他看不出对方来历,但深知肯定不是太平洲本土人士,因为整个太平洲都有哪些出类拔萃的人物,他这里清清楚楚。

外人是不能在太平洲捣乱的,这是三教百家订下的规矩。

尤其是像贺若亭这样的仙种选手,是得到庇护的,除非他像苏御那样,接受盖勇的挑战,光明正大,这样谁也不会说什么。

嬴盈冷笑道:“我来不是杀人,是谈事情,当然,事情如果谈不妥,我照杀不误,为了避免你们不自量力,我叫嬴盈。”

殿门外的三人同时大震,脸色剧变。

片刻后,钟离一挥手,示意所有人退下,以免冒犯到这个臭名昭著的女魔头。

“三殿下插手太平洲事务,已然犯了大忌,这一点三殿下应该知道,”韩愈沉声道。

“闭嘴!本尊不让你说话的时候,你最好把嘴闭上,”

嬴盈也就在苏御那里是好脾气,至于其他人,他们要面对是没有受到苏御道心影响的纯粹魔头。

三人主动让开道路,任由登顶的嬴盈大大方方的朝着大殿走去。

对视一眼后,三人默契跟上。

就算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坐在了只有大秦皇帝才能坐的宝座,三人仍是噤若寒蝉,一个屁都不敢放。

嬴盈高坐皇位,如女皇临朝,淡淡道:

“陈恪死在阿房手里,也就把人家的本命宫殿捣毁一角而已,虽然自不量力,但多少赢得了一些死后的名声,听说你和他曾是道侣?”

钟离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嬴盈嗤笑道:“那你怎么不去死呢?”

钟离心中大恨,却仍是一言不发。

“哼!”嬴盈冷笑道:“本尊虽然没有道侣,又是出身魔宫,但如果将来与谁结为道侣,必然是永生永世不做更改,像你这样的女人,也就陈恪这样的蠢货看的上,他的仙剑【对酒当歌】,就扔在阿房宫外的荒野上,阿房一直在等着一个有胆子人去拿,可惜,有种的毕竟是少数。”

钟离袖中双手紧握,默默忍受着对方的侮辱。

大秦王朝没有人可以与眼前的魔头抗衡,甚至整座天下,也没几个敢随意得罪对方的。

钟离有自知之明,所以她不会和陈恪一起挑战阿房,自然也就不会得罪比阿房更狠的嬴盈。

几番挖苦之后,嬴盈敲打着龙座扶手,目光又转向贺若亭,道:

“戾气太重,影响了道心,天赋倒是绝好的,可惜师父不行,若是入我魔宫,由大哥亲自指点,说不定你有望进窥飞升境。”

一句话,同时嘲讽了韩愈和贺若亭两个人,

韩愈城府深,不吭声,但贺若亭脾气大,受不了了,道:

“我听说过三殿下,你也是修道数千年才有今日之境界,如果给我这么时间,我也一样能够做到。”

“这小孩,越看越像是个蠢货,”嬴盈像是听到极为好笑的事情一样,大笑道:

“看来你的师父并没有告诉你,飞升境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也是,法家老祖也就是个半吊子飞升,在文庙都排不上号,你师父韩愈就更不行了。”

“小子,自大是需要本钱的,但很显然,你没有这个本钱。”

嬴盈冷笑道:“你可以去找苏御,他会告诉你,一个有机会进入飞升的人和没机会进入飞升的人,区别到底在哪。”

“苏御?呵呵.......”贺若亭冷笑道:“仙种排名第九的人,我没有兴趣,更何况,他会先死在盖勇手里。”

嬴盈顿时笑的花枝乱颤,

“这小子,真是蠢得可爱,好了,言归真传,本尊来此是有正事要办。”

接着,她将此行目的告知三人,并且给他们三天时间准备。

“只有三天,三天之后我得不到满意的答案,三位就自求多福吧。”

她竟然是为大夏王朝做事?拓跋皇帝能请的动这样的人物?

韩愈皱眉道:“我们大秦与大夏之间,一直有国书往来,彼此算是友邦,太平洲抗妖大事,也绝不是哪家可以独立承担的,三殿下的来意韩某大概听明白了,虽然数额巨大,但我们不会推辞的,甚至大燕大商两国,我们也可以帮着接洽。”

韩愈终究是十三个外来人之一,在这件事上还是不含糊的。

尤其是他知道北疆长城可能会搬迁至大夏,这样一来,大夏大乾这俩家世仇就被彻底捆绑在一起,如果其他王朝全力相助的话,这一战不但有的打,甚至嬴面不小。

这么顺利?嬴盈诧异的看向钟离:“你俩到底谁做主?”

钟离道:“国师的话就是我的话,既然是抗妖之事,大秦义不容辞。”

嬴盈点头道:“很好,这倒是有点让我意外,既然如此,你们早点做准备吧,不单单是黄金银子,任何军需之物都要准备,本尊的方圆物放得下。”

接下来的三天,钟离和韩愈开始紧急筹备。

三天时间肯定是不够用的,嬴盈所列清单,他们拼尽全力也只凑齐不到十分之一,没办法,很多粮饷军需都需要从各地张罗,短时间内肯定办不到。

这一点嬴盈倒也理解,于是先带走这十分之一,剩下的,韩愈保证会在三个月内,亲自送往大夏。

大秦这一次确实是诚意满满,甚至打开府库,将储备的雨花石一股脑全都拿了出来。

因为韩愈很清楚,太平洲最大的压力,终究还是在北方。

十二仙种只是为了对付阿房,但阿房麾下的大军,还是要倚仗大夏和大乾已经无数修士豪杰。

人家出人玩命,大秦只是出点物资,够讨便宜了。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快看笔趣阁(www.sarayoptik.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